雨点哒哒哒哒

最近厨小英雄厨疯了(。
cp只吃绿谷受主轰出次胜出(其实我也没那么杂食是吧星星眼)

【律茂】情窍初开<中.1>

★私设多如狗注意,另外可能ooc
★注!律茂在这里不是兄弟哎嘿~☆
★这次好高产……下次更的话不出意料下周✔

08.

对影山律来说,这封恐吓信可算是白写了。他不仅没觉得有多害怕,反而认为那些写信的小混混没脑子。使人有了警戒心之后再出击——这种敌人,也不足为惧吧。

按照上次的人数来说,自己全身而退就已经足够勉强了。倘若他们再召集一些人马,那自己真的就一点胜算就没有了。

他盘算着,想着这几天是不是应该绕点远路或者常走点人多的地方。或者直接借此来肃清一下学校也未尝不是个好机会。
也便于他更好的在学校里生活吧。

想到这里他又愣住。
怎么又想到影山茂夫了。

“那么事情就是这样……副会长?”
根本不知道又是哪个委员跟他说什么事的影山.根本没听.律面不改色的说:“这事我下不了决定,找会长吧。”

“钢铛。”

“喂喂我说律,今天已经是你第三次摔掉勺子了,没事吧?”泽平是律的同桌,和律的关系也差不多算是个中等偏上,平时也不大怎么说话。但律的不正常他真是看不下去了。

“怎么了,有了心仪的女生?追不到手?”他调侃了两句,在影山律的脸色黑下来之后聪明的住了嘴。

他轻轻的拍了两下律的肩膀(主要是他不敢用力),大大咧咧的笑着:“哈哈有什么事说出来,憋在心里总归是不好受的啦。”

律不着痕迹的撤开身子,“没事,就是没怎么睡好。谢谢。”“哦……”

“……律君?”

熟悉的声音。

律转过头,果不其然的看到茂夫拿着食堂餐盘的样子。泽平也顺势望过去,“唉!你就是之前说过的那个——”和律同一姓氏但听说很挫的人噢。

后半句话他没说出来,被律警告性的一眼怂了回去。

“影山君这次怎么没带便当?”
律拉开椅子站起来,礼貌的示意茂夫坐到自己对面就行。

“啊……谢谢。其实今天是因为我忘带便当了。”他的脸又变得有些红。

“哎,你和律很熟吗?”
泽平自来熟的插上话,直觉告诉他眼前的人应该挺好相处。

“呃……”茂夫的脸更红了些,“还行……吧。”

“哇哦,这可不容易。影山律可是出了名的冰山……”美男子。
“泽平,你的饭要凉了。”律吃了口自己的菜,冷冷的提醒。

泽平闻声一顿,赶紧塞了口大米饭。“呃……好的好的。”真要命哎……连敬称都没加,看样子真要生气了。
他嚼着大米饭,愈想愈委屈,不过自己明明什么也没说嘛!为啥要害怕!

“影山……哎算了,要不我叫你茂夫吧,感觉叫姓怪怪的。我叫泽平哲,叫我泽平就行啦!”他笑嘻嘻的朝影山茂夫搭话,“初次见面请多关照啦!”

“我叫影山茂夫,你、你好,请多关照……”茂夫被突然的搭讪打得猝不及防,急忙结结巴巴的回应。

“哈哈,我知道你的名字的啦——”想到之前律的眼神攻击,他机智的没把原因说出来,“你是三年的吧?一点都看不出来呢。”

“是、是吗。”影山茂夫像霜打了的茄子一般蔫了下来。

“啊,我没有说你不好的意思,只是觉得你一点大学生的架子也没有……咳,就是很好交朋友的那种。”泽平这才意识到好像自己的表达是有点问题,补救一下补救一下。

茂夫则是似乎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脸慢慢涨红,然后有些腼腆的低下头,“……谢谢。”
“没事没事这有什么好客气的……”

“我吃饱了。”

影山律将餐盘往桌子上一摔,发出一声不小的声响。惹得正在谈话的两人都吓了一跳,说话声戛然而止。

“抱歉,手滑。”
律歉意的笑了笑,然后转身去倒饭。

留下不知道什么情况的两人在原地。

搞、搞什么飞机……
↑以上来自隐隐约约觉得自己搞了事的泽平君。

09.

“放学一起走吗?”
律朝茂夫提议道,毕竟混混如果找不到他,很容易就把目标再引回去。那样自己之前所做的没什么意义不说,可能还会让他们变本加厉。

茂夫怔了怔,想要开口答应却又犹豫道:“今天……应该不行。”

意料之外。
“怎么了吗?有什么活动?”律问到。

“是的,肉改部今天要集训。”茂夫说着,补充道,“社团活动。”

“……肉改部?”
“就是训练肌肉的部团……”茂夫点点头,回答道。

律上下打量了两眼茂夫,神色变得难看起来:“……你确定要加入那种部团?”

“唉?社团的大家对我都非常好,我在里面也过得非常不错……”

不,我其实没在跟你讨论社团的成员怎么样,我是在怀疑社团本身。

律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算了,那下次吧。”
他和那么多人在一起的话,应该是没事的吧。

“记得别太晚回家。”律想了想,又嘱咐了两句。“啊……好。”

他点头,却还是不怎么放心。“晚上别走偏道。”“嗯。”“别忘了带手机。”“嗯。”“走人多的地方,小心混混。”“嗯……”

“感觉……律君明明比我小,却跟哥哥一样呢。”茂夫实在憋不住,笑出声来。声音带着些少年特有的清哑,惹得律不由得有脸红。

“总之,就是这样……小心一些,再见。”他掩饰搬的揩了把鼻头,却遮不住发红的耳尖。简单的冲茂夫打了个招呼便准备回到自己的班级。

最后在进班之前还是忍不住朝茂夫的方向瞅了一眼。
茂夫还没有走,和律的眼神对到一起时温和的笑了笑,还朝他招了招手。

……又笑了。

脸上好烫。

影山律逃离般的加快脚步,发觉自己最近奇怪得愈来愈无可救药。

10.

“啧……没找到那个小鬼吗……”

一个穿着放荡不羁的混混叼着烟头,手上的打火机火星一闪一闪。——他就是上次找影山茂夫麻烦的领头兵。

“大哥,那怎么办?重新找影山茂夫算账?”旁边的一个小弟狗腿的笑着,讨好的递上另一条烟。

“啊,咱们要把上次的帐好好算算,加倍要回来。”

火星一闪一闪,忽然灭了。

tbc.
沉迷骨科不可自拔(。

评论(4)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