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点哒哒哒哒

最近厨小英雄厨疯了(。
cp只吃绿谷受主轰出次胜出(其实我也没那么杂食是吧星星眼)

【律茂】情窍初开<上>

★私设多如狗注意
★傻白甜!!!
★可能有点ooc?
★律茂并不是兄弟
★茂夫遇到师匠的时间推迟了些,暂时并未遇到

01.

那是影山律进入学生会的第一天,他幸运的被委派了去检查迟到同学的任务,独自一人瞪着死鱼眼站在校门口。

“抱歉同学,你迟到了。请报一下姓名班级吧。”
影山律捧着一本记名册,低着头在上面勾勾画画。末了,抬起头看着来人。

“哈,哈啊……”眼前的人好像霎时间撒气了的模样,但唯唯诺诺的点了点头。“抱歉……三年9班影山茂夫。”

影山律的笔尖顺着记名册逐个找下去,然后在“影山茂夫”的名字上打了个圈。
“好了,请注意下次不要迟到。”

嘴里说着形式上的客套话,律打量了几眼这个同学们有向他简单提到过的——和自己拥有着同样姓氏的人。然后又低下头统计着学生会的种种数据。
他没有在意这个少年,或者说他根本就没打算认识他。反正是见一面就要忘掉的人,干嘛要认识?

然后影山律在连续十七次遇到影山茂夫之后,成功忍无可忍了。

“同学,你再这么下去这学期的分数可就要扣光了。”
他很想无奈得扶额。他从来就没有见过这么顽固不化的人——好吧,除了学校的那些混混。但这个人不要说像是混混了,那看起来瘦弱的身子说像是病号都不为过。
而且他偏偏还是自己的学长,出于礼仪问题,他也不好说重。

他尽量委婉自己的说辞。“如果是起的晚的话,我建议你多买几个闹钟。”

影山茂夫的脸色微红,他窘迫的搔了搔脸颊,然后道:“抱歉……我下次会注意的。”
影山律扯出一个和善的微笑点点头,然后用笔熟练的找到了“影山茂夫”的名字,刚想勾画,却停住了笔。

“怎么了?”影山茂夫察觉不对劲,稍稍把头伸过来。

“你的态度还算诚恳,这次就不记你了吧。”律把记名册合上,“下次注意。”

“唉……谢谢。”茂夫受宠若惊的道谢,然后露出个腼腆的微笑。“真的很感谢,那个……帮大忙了。”

02.
接着第二天影山律就没有碰见过影山茂夫了。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也没有。

奇怪,这种总有点事没做完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影山律合上记名册,默默感叹道习惯真是个可怕的东西。

不是说习惯至少要一个月才能养成的吗?果然,教科书上的内容也不怎么可信。

03.

再遇到影山茂夫的时候,已经是半个月以后了。

他看见影山茂夫被几个盐中的混混在角落里围殴,看得出来那些人下手很重,但他没有还手。

影山律突然就觉得气不打一处来。
但他还是理智的没有加入这场斗殴事件,冷静的装作在打电话的样子,故意声音大得那群人正好能听见。

“喂,抱歉,警察吗?这里xx街xx处有学生在进行群殴……没错,有五个人。”
大概是没料到有人来的缘故,那群混混惊愕的停止了动作,然后立马向影山律的方向恶狠狠的走过来。影山茂夫则是先惊讶,然后神色复杂了起来。
那表情里似乎夹杂了惊恐、担忧、感激等多种情绪,但更多的还是恐惧。

影山律不知道自己怎么能在一个面无表情的人脸上看出这么多情感来,但他更在意的是影山茂夫脸上的恐惧。

为什么会恐惧?明明他已经安全了。

一个杀马特撮了口唾沫,活动了下拳头,发出“嘎啦嘎啦”的响声。“你他妈——多管什么闲事!”

律的领子被猛得提起来,这种感觉令他觉得很不爽。
尤其是混混那丑不拉几的脸离他那么近的时候。

他神色如常的拿出刚刚用手机拍的照片,“如果你想辍学的话,我相信我会很乐意帮你。”

“哈?!信不信我揍死你——”

他在慌乱。影山律得出结论,继续道:“顺便一提,警察要到了。”

那几个混混对视了几眼,似乎是权衡了一下利弊。然后放下了类似于“下次有你们好看”的狠话跑了。
律拍了拍身上并不存在的尘土,然后走到茂夫的面前。

一时间他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没事吧?”不行,他和影山茂夫还没熟到那个程度,倒不如说还挺陌生。这么一说简直跟套近乎一样。

——“怎么每次看见你你都在搞事。”不行,这样说话太不客气。而且显得自己太高高在上,就有辱自己的形象了。

——“你刚刚为什么会被打?”一上来就戳人家痛处貌似不是太好。

最后影山律还是一言不发的朝影山茂夫伸出了手。

影山茂夫怔愣了一下,然后犹豫的拉上了影山律的手。
“啊……那个,谢谢。”

04.

“不用处理一下吗?”

“什么?”
看着影山茂夫疑惑的眼神,律不禁为他的神经大条感到惊奇。

“伤口。不用处理一下?”

“啊,这个啊……不用的,其实没多少伤口。”

影山律刚想反驳不用勉强,但注意到茂夫身上好像确实是没什么伤口,只有灰尘之后还是住了嘴。
奇怪,我明明看到那群混混下手挺重的啊?

他压下心中的怀疑,应答着:“是嘛,那就好。”

然后他们就沉默着,这有些尴尬的沉寂一直到走到岔路才打破。

“那就此分别吧,再见。”影山律首先说道。
“嗯……再见。”茂夫赶紧回应。

律象征性的点了点头,然后转身离开。

“那……那个!”

律停住了脚步,转身。“还有什么事吗?”

“呃……没什么事,只是想说……真的谢谢你。”他又露出了那种微微的,腼腆的笑容。
影山律的嘴角忍不住上扬了八度。

“你刚刚已经道过谢了,还有,不用客气。”

05.

“律君——外面有人找你哦!”

打算去食堂凑合一下中午饭的律顿了顿,应着:“我知道了,谢谢你。”
他收拾着手里的东西,脑里想着一些不着边的东西——自从帮了影山茂夫起,他发现自己老是想到有关他的事。

冷静一些,影山律。他这样告诉自己,一件小事而已,别这么大惊小怪。

在确认自己不再显得那么奇怪了以后,他才放心的走到门口。

“那……那个,律君?”前一秒还在自己脑海里的人出现在自己眼前略显羞涩的搔着脸颊,“……可以这么称呼吗?”

影山律突然有点好像被发现了什么的窘迫慌乱,但他立刻就将自己异样的情绪压下,“……当然可以。……有什么事吗?”

影山茂夫“嗯”了一声,从身后拿出两个包装得好看的便当盒,“……上次的谢礼——我妈妈做的,要吃吗?”

大概是不太善于交际的原因,影山茂夫这些话说得吞吞吐吐,好像一个字在出口前都得斟酌几遍一般。

像个容易受惊的小兔子一样。
想到这里的影山律弯了弯眉角,温和的说着:“好啊。”

06.

“律君好像很喜欢吃炸豆腐卷呢。”茂夫用筷子戳了戳没怎么动过豆腐卷,犹豫了几秒递给了律。“嗯……我不怎么吃,你要吗?”

影山律没有拒绝,将餐盒朝茂夫的方向倾了倾,“那我就不客气了,谢谢。”

影山茂夫把豆腐卷小心翼翼的放到律的餐盒里,然后松了一口气的样子,心情好像也好了不少。
因为自己接受了他的给予而感到开心吗?

——我怎么老是在揣测他的想法。

发现自己越来越奇怪的影山律的筷子一下子僵在了半空中,在影山茂夫稍稍疑惑的目光下摆出一个可亲的微笑,吃下最后一个西蓝花。
“谢谢款待。伯母做的饭非常好吃。”

由于自家父母工作原因不常回家,律很少能吃到父母做的饭菜。这样一吃还真是挺有滋味的。

“那太好了。”茂夫露出一个小小的微笑。

正午耀眼的阳光撒在影山茂夫的脸上,莫名有点朦胧不清。

07.
影山律如常打开自己的鞋柜,一张纸从中飘飘悠悠的落下来。
“……果然吗。”律捡起纸条,有些困扰的皱起眉头。

【小子,小心,你的麻烦来了。】

tbc.
第一次写骨科不好见谅【土下座】
我爱骨科啊啊啊啊啊啊求大大们喂粮!骨科大法好!!!

评论(13)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