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点哒哒哒哒

最近厨小英雄厨疯了(。
cp只吃绿谷受主轰出次胜出(其实我也没那么杂食是吧星星眼)

【赤黑】灼灼其华(阴阳师赤x桃花妖黑/中长篇)

★大概是桃花妖黑子和赤司一生的故事
★抽空过来玩,点文在写www
★一开始赤司不是阴阳师
★赤司母已亡【赤司麻麻我对不起你qwq】
★设定为18成年
★赤黑only
★有虐,小虐怡情,ooc慎

01.
小小的猫咪因为年少调皮爬到了树上,谁料爬树容易下树难,竟被困在了桃花树上。
“没关系……你再等一下……”
年仅9岁的赤司努力攀上了树枝,勉强的对小奶猫伸出手。
“快点过来!”

小猫毕竟不懂人话,误把赤司当成了攻击对象,全身的毛都竖了起来,嘴里还朦朦胧胧的呜咽着什么。
细小的树枝承受不住一人一猫的重量,发出了“咔嚓咔嚓”的响声。

赤司自然是注意到了这点,有些焦急的摆了摆手,“快点!要不就来不及了!”
小猫没有向前,反而警惕的退了腿。

这一退不要紧,可树枝的承受能力却到了极限,终于在僵持中断裂开来。
“糟糕……!”
情急之下赤司慌忙的揽过了小猫,闭紧了眼睛。
然而想象中的钝痛感,随之而来的是一缕带着桃花香气的清风,乘着这阵风,赤司的身子轻盈的落到了地上。

“唉……?”赤司愣愣的向上看去,只见一位水蓝发色的男子一袭青衣的坐在桃花树的最高端,微微抬起的左手昭示了生成刚刚那缕风的主人。

“你……”赤司讶异的张了张嘴,刚想道谢,却发现自己根本就没在自己的住宅里见过这号人,于是向他问道:“你是谁?”

那个男子眨了眨眼,没有说话。
赤司的态度严肃了下来。他放下猫,小小的人儿做出大人的样子,未免显得有点滑稽。“虽然你刚刚救了我,我道谢。但如果你不是赤司宅的人,那么我也会通报给父……赤司家主的。”

牙白,差点说漏嘴。

那个男子怔愣了会儿,然后向后望了望。随后歪着头,指着自己说:“你是在跟我说话吗?”
声音温和空灵,不掺杂一丝杂质。

哈?
赤司皱起了眉头。
“我当然是在跟你说话了。这周围难道还有其他人吗?”

那个人顿了顿,然后柔和了眉眼。“那么刚刚真是抱歉,因为一般人都看不到我,所以我以为你是在跟别人说话。”
赤司不解的睁大眼睛:“别人看不到你?”

那人解释道,“我是桃花妖,普通人是看不到我的。再加上存在感不高,自然而然就会被人忽视掉。”
然后他又笑了笑:“你很有当阴阳师的潜质呢。”

赤司显得有些自豪。“我的父亲就是阴阳师,很厉害的。”
赤司想了想,又补上一句:“总有一天我会达到……不,超过他的。”
桃花妖从树上一跃而下,伴随着他的落地,脚尖所及之处化成了一瓣瓣桃花。
他笑道:“是吗,那加油吧。”

赤司应着,然后又向桃花妖问道:“赤司宅是灵邸,你是怎么进来的?”
桃花妖抚了抚自己清爽的短发,“我是由这桃花树变化而来的,所以一开始就在这里。”

“哦……”赤司拖长了音,感兴趣的对桃花妖说着。“我叫赤司征十郎,你呢?”

桃花妖没有回答。
一时间只有一人一妖的呼吸声和桃花摇曳的声音。

赤司见他不想说话,在心里撇了撇嘴,然后起身怕了拍衣服上的尘土。“既然你不愿意说的话……”
“黑子哲也。”

桃花妖回答道,“我叫黑子哲也,赤司君。”
赤司怔了一下,接着才反应过来黑子的话。他像小孩得到了心仪的玩具一般露出了满足的笑容。
“那么下次再见了!黑子!”

桃花妖冲男孩离去的地方招了招手。

02.
赤司带了一盒糕点走到桃花树下。
“黑子——我出来玩了!”
花树摇了摇树枝,“我在这里。”
然后花瓣被微风卷起,一团团的落下,最后构成一个人形。黑子从花团中走出。
“下午好,赤司君。”

随着那天下午的初遇,两人也慢慢熟络起来。赤司几乎天天都会拿着糕点来和黑子一起赏花聊天。
只有这个人,不会把自己当成小孩看待,能平起平坐的与他说话。

“下午好。”赤司回应黑子。他将糕点盒打开,里面装着精致的艾草团,看起来十分诱人。

“今天聊些什么呢?”
黑子坐到了赤司的旁边,倚在高大的树干上。
“聊什么都可以啊。黑子给我讲讲你当妖怪的事情吧。”
黑子摸了摸下巴,“其实也没什么可讲的……赤司君这么常来我这里,不会被家人发现吗?”

赤司冷哼一声。“还不是父亲因为除妖弄的天天回不了家……”然后他好似想到了什么,刚要吐出的话戛然而止,小心翼翼的瞥了眼黑子。
黑子不在意的笑笑:“令君除的都是罪恶至极的妖,我不会心存芥蒂的。”
赤司轻舒了口气。“嗯。”

“如果是这样的话,赤司君的家里没有仆人的吗?”
赤司狡黠的笑了笑,一副故作神秘的样子。“那黑子猜一猜,我是怎样做到的?”

黑子无可奈何的顺着赤司的心意说着:“偷偷跑出来的?”
赤司摇了摇头。
“将功课都做完了名正言顺的出来的?”
赤司点点头,又摇了摇头。“功课是做完了。”

哦,那就是偷偷跑出来的啊。

黑子这么想着,没有说出来。
“朝他们撒娇跑出来的?”

赤司红了脸:“黑子你好好猜!”
黑子笑着耸了耸肩:“那我也猜不出来了。”

“其实——”赤司故意卖着关子,“我偷看了父亲的书,从里面学了点小法术,凭他们他们发现不了的。”
小孩子还是小孩子,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脸上满是难以掩饰的得意。

黑子由衷的赞叹:“不愧是赤司君呢。”
“将来一定会是一个很厉害的阴阳师。”

“那是当然的。”

03.
“黑子——我过来了!”
树上发出了沙沙的悉索声,然后黑子在树枝上支起身子,眼神恍惚,显然是刚睡醒。“我在这里。”
他变成花瓣出现在赤司的面前。“中午好,赤司君。”

赤司露出了个大大的笑容。“中午好!”

“怎么了?这么高兴?”黑子拍了拍赤司可能是在路上染上的尘土,轻声询问。
“明天就是我10岁的生日了!”赤司的眼睛里好像存在着星辰,闪亮闪亮的。

黑子现在是妖精,对年龄的概念不是太清楚。这其实也怪不了他,毕竟妖精的寿命都是很长的。
比人类的寿命长的多。

但黑子还是弯着眉眼,为赤司而发自内心的高兴着。“恭喜你啊,赤司君。”
“明天,大家都会聚在一起为我庆祝。”赤司的脸红扑扑的,很是兴奋。“黑子呢?黑子你来不来?”

黑子想了想。“好啊。我可以暂时变作人类去参加你的聚会。”
“不是聚会,是庆典。”赤司纠正道,然后笑着。“那太好了!黑子你也来!”
“也?”

“对呀,父亲明天也会回来看我!”赤司高兴的眨了眨眼。“怎么了?”
黑子也眨了眨眼,“没事,我明天会去的。但我要以什么身份去你的庆典呢?”
赤司好像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低头思索了几秒。“……朋友?”

黑子摇了摇头。“虽然我们是朋友,但在人类面前可能有些不合适。”
黑子顿了顿,变成了个和赤司年龄相仿的男孩,模样就是黑子的幼年翻版。
“怎么样?”

赤司惊喜的点点头。“好!那就这么办了!”
“那就想一个化名吧……”黑子犹豫道。
“用黑子哲也这个名字不行吗?”

黑子点点头。
他轻声说道:“我的名字,只想告诉赤司君一个人。”

04.
“黑子——准备一下吧!”
黑子马上就出来了。
“我在这里,不用着急。”

“早上好,赤司君。”
黑子已然变成了个孩子,穿着白色的上衣,淡蓝色的裤子。习惯了黑子穿白色和服的样子的赤司,看黑子换了衣服竟还有些不适应。
不过依旧很好看。

“早上好。”
赤司微微笑着,伸出手来。“那么走吧,我的朋友。”

黑子愣了愣,然后弯着唇搭上了赤司的手。“嗯。”

05.
在庆典里,赤司过得很开心。
黑子就在他的身边,连平时不露脸的父亲都对他露出慈爱的笑。

“这位是?”
赤司征臣——赤司的爸爸,自然是注意到了赤司身旁的男孩。
“他是我的朋友,叫灼叶。”赤司朝父亲介绍着黑子。

赤司征臣盯着黑子看了几秒,然后笑着说道:“灼叶是吗,感谢你成为了征十郎的朋友。请不要客气的在这里玩吧。”
黑子深深地朝他鞠了一躬。“好的,我会的。”

06.
“哲也——我来了。”
赤发的少年走到桃花树下,敲了敲树干,发出“咚咚”的声音。

转眼间原来的那个男孩就变高了。现在甚至比黑子还高。他现在也拥有了自己的伙伴,有了自己的爱慕者。

赤司有着天生的一副好皮囊。褪去了幼时的婴儿肥,他的脸变得棱角分明起来。原本大大的圆眼睛也变成了狭长凌厉的丹凤眼。
可能是看得见妖怪的原因,他的眼仁与普通人的不一样,比起人类,更像是妖怪的眼睛。

随着时间啊推移,赤司与黑子的感情也越来越好。赤司已经称呼黑子“哲也”了。
可黑子却怎么也不愿意叫赤司“征十郎”。
“因为害羞。”黑子这样说。
每次听到黑子这样的回答赤司都忍不住想扶额,你说这话的时候倒是做出一点会害羞的样子啊!还有谁会把自己害羞的事情说出来啊!太耿直了吧!

黑子的声音从桃花树的最高端传来。“我在这里。”

赤司等了一会儿也不见黑子下来,于是朝上问道:“你在做什么?”

“采桃花。”
黑子不知何时已经找到了赤司的面前,他捧着一篮桃花瓣晃了晃。“做桃花酒的。”

“桃花酒?”
赤司挑了挑眉,他可从来没有听说过桃花酒。
“是的,我用桃花酿的酒,很好喝奥。”黑子打了个响指,手中的篮子像变戏法一样消失,替代它的是一个木制的酒瓶。

黑子拍了拍酒瓶,“不仅是桃花,我还加了桂圆枸杞人参片等等,还很滋补的。”那架势好像下一秒就要向赤司推销一样。

赤司笑着顺着黑子的话问着:“哦——那我能不能有幸喝到哲也酿的桃花酒呢?”

“当然可以。但必须要等到赤司18岁的那天才能喝酒。”
赤司被黑子的话逗笑了,“那我就期待着我成年的那天喽。”

07.
“哲也——在吗?!”
那是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赤司脸上满是雨水的赶到桃花树前。

黑子打着荷叶伞从桃花树后面走出,然后将伞撑在了赤司的头顶。“我在这里。”

“晚上好,赤司君。”

“抱歉哲也,我现在没有和你打招呼的心情,”赤司抓住了黑子冰冷的手,神色焦急,荷叶伞没有了支撑,飘飘忽忽是掉落到了地上。“赤司征臣,我的父亲,现在得了重病,危在旦夕。”

“哲也,你是妖精,你有办法救他的对吧?”赤司的眼神里充满了信任与希望。“你能帮他的,对吧?”

黑子沉默着。
他缓缓抽出了自己的手,轻声说道:
“对不起,赤司君。”
被水淋湿的刘海遮住了黑子的眼睛。
“人类的生老病死我是无法插足的。”

赤司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睛。“……为什么?”
黑子闭上了眼睛。再睁开时,那里已经不掺杂一丝一毫的感情,像是一潭死水。“你的父亲是自作自受,他自己也应该做好了觉悟。”

黑子的声音空灵,赤司一直以来都很喜欢。但此时黑子的声音就像一把利刃,空灵得虚假。

赤司盯着黑子看了很久很久。
然后他咬着牙,一字一顿的说着:“……我现在才知道,一直以来,我看见的一直是你的伪装。”

桃花妖拾起了地上的荷叶伞,注视着少年离去的方向。

08.
在那之后,赤司很久很久都没有再来过。

1个月?5个月?一年?三年?

黑子不知道,他对时间的概念一向不敏感。

09.
然后突然有一天,赤司出现了。

他一声不吭的站在桃花树面前,直到黑子出现。

“黑子。”他说。
黑子点了点头,表示他在听。

“你一直以来都在骗我吗?”

10.
黑子摇头。“没有。”

“说谎。”
赤司抬起头来,黑子清晰的看到赤司的瞳色——一赤一金。

赤司抚上自己金色的眼睛。“这只眼睛,是继那天之后从我父亲的眼眶里移植出来的。”
“我马上就要成为阴阳师了。”

“那很好啊,”黑子应着,“赤司君马上就能如愿以偿了。”

赤司没有回答。
一时间只有一人一妖绵长的呼吸声。

“黑子,你告诉我。”
“是你杀死了我是父亲吗?”
黑子摇头,“不是。他杀了太多的生命,在强大的人也支持不住那么强的妖气,他罪有应得。”

“可是你也说过,他杀的是罪孽深重的妖怪。”
“这跟那个没关系。”

赤司冷笑一声。

“那么,黑子,你告诉我。”
“你是群妖之首吗?”
黑子深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吐出。“……是。”

赤司握紧了拳头。“你根本不是一开始就存在于赤司宅邸的桃花妖吧?”
“……是。”

他注视着黑子。
那眼神里饱含着愤怒,悲戚,怨恨,痛苦。
还有一些黑子看不懂的东西。

“所以说,你一直以来都在利用我吧?”
黑子心里一惊,向前一步:“不……”

“说谎!”
赤司猛的打断了黑子的话,接着神色又一下子回归了平静。
“你一直以来都在利用我,靠近我,然后将我的一切都夺走。”

像是没看到黑子惨白如纸的脸,他淡淡的说着:“我赤司征十郎,从今往后,与你为敌。”

他说完这句话以后便走了。
毫不犹豫。

11.
怎样才能杀死一个高等妖怪呢?
用灵剑刺穿它的胸口,念诀,喊出他的名字。

这是赤司成为阴阳师所学的第一节课。

12.
赤司18岁成年的那天,赤司宅邸举办了个隆重得史无前例的庆典。
场面热闹。

但当事人赤司征十郎却一直冷着脸,一点喜悦的样子都没有。

话说多了,都是过去了。
人死了不能复生,人活着无法后悔。

13.
在赤司18岁成年的那天下午,赤司整理好了衣物,带好了佩刀。
他到了他曾经熟悉的桃花树前。

在那里,他曾经熟悉的人正背对着他坐在桃花树的树荫下。面前放着一个木制酒瓶和两个酒碗。

“你来了。”他说。

赤司没有说话。
黑子见赤司沉默着,便自顾自的说了起来。
“今天真是热闹啊,来了好多好多人呢。”

然后他又感叹一声,“不愧是赤司君呢,已经成为了超过你父亲的阴阳师了。”

赤司还是没有说话。

黑子拿起了酒瓶,“这是桃花酒,我们当时约好的,还记得吗?”

赤司没有动弹。

黑子给自己倒了一碗清澈的桃花酒,一饮而尽。“没加什么东西的,尝一点吧。”

赤司还是没有动弹。

黑子好似喝醉了,喝了酒,话也多了起来。开始谈起往事。

“其实我以前也是人类,所以你的心情我都懂。”
“我有个慈爱的父亲,早逝的母亲,父亲常常因为工作回不来。”
“简直是你生活的翻版对吧?”
“所以我最初看到你的时候,就想着,啊这孩子真的好像以前的我啊。”
“于是我开始想向你搭话。”
“但我又不知道你看不看得到我,所以一直在树上注视着你。”
“一直……一直……”
“突然有一次,偶然的机会,我们相识了。”
“我当时真的好开心好开心。”

“和你在一起的那段时光,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日子。这真的没有骗你。”

赤司沉默着。
过了一会儿,他说:“说了这么多,你是想求我饶你不死吗?”
黑子苦笑着摇头,“不是。”

14.
可怕的寂静在两人之间蔓延开来。

这次先开口的是赤司。
“黑子。”
“你当初为什么要告诉我你的名字?”

黑子没有回答。

“是化名?”
黑子摇摇头。

“你认为我没有能力杀死你?”
黑子还是摇摇头。

“你认为,我不会杀你?”
黑子的睫毛颤了颤,他又为自己的酒碗里倒上了些桃花酒。
他还是摇头。

最后他将那碗酒一小口一小口的饮尽,然后轻声道:
“只是,想告诉你我的名字而已。”

“那么你犯大错了,这将导致你的死亡。”
黑子抬头,眯着眼睛看着深棕色树干上的树影斑驳。

“不是错误。”他喃喃道,又重复了一遍。“不是错误。”

15.
赤司将刀尖抵在了黑子的心口,冷声道:“有任何遗言?”

他的眼神空洞,就像是在看一介死物。

黑子没有回答,笑着张开了双臂。“动手吧。”

“黑子哲也。”
这是赤司第一次呼唤黑子的全名,也是最后一次。
黑子满足的笑着,像是一个孩子。

赤司的手一使劲,剑的整个刀身伴随着血花的灿烂绽开直直的没入了黑子瘦弱的身体。
黑子颤抖着唇,在赤司的脸离着他最近的时候终于吐出了两句话。

赤司睁大了眼睛。

黑子的手最终无力的垂下,死在了赤司的怀里。脸上依然带着微笑。

远远的望去,就像两人做了个好久不见的拥抱一样。
美好而短暂。

16.
黑子临死前说的两句话分别是:

“赤司君,其实我从来没有骗过你。”

“还有,你的成年酒我就代你喝了。”

17.
赤司之后将酒瓶捡起。
那里装着的,不多不少,正好两碗桃花酒。

而现在,那个瓶子已经空了。

18.
有人说,在伟大的阴阳师赤司征十郎成年的那一天下午,人们在后院的一棵桃花树前发现了他。

他捧着一袭白衣,哭得就像个孩子。

FIN.

后记:卧槽好长累死我了……我从来没有这么粗长过……中途即将写完的时候手机突然犯抽,一下回到解放前。要不然六点之前就能写完了的。

总是希望能写出个又虐又甜的文,但貌似并不能把握好www

如果喜欢这篇文章的话请给我一个小红心或者小蓝手吧,如果是评论的话我会感激不尽的!【比心】

还有要是有童鞋想要番外尽管跟我提,我统计一下,要是人多的话我再把番外谢谢吧www

评论(8)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