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点哒哒哒哒

最近厨小英雄厨疯了(。
cp只吃绿谷受主轰出次胜出(其实我也没那么杂食是吧星星眼)

【赤黑转载】双向暗恋 By: Wendy是吃货



夏日的光影,遮掩在绿荫下的闪烁,像是那点闪闪的萤火虫,摇曳生姿。

光影错落,蓝天白云,重重绿波,浩荡得像是一湾海洋,浓烈得像是深夜的寒气,起起伏伏。

黑子用手搭着眼睛,灿烂的阳光不再像是一把伤人的剑,明晃晃得直戳人眼球,透过了那些叠嶂,反倒像是细细的银沙般柔和又缠绵。蝉鸣声声,伴随着这个热烈又寂寞的夏天,沉沉如梦,几乎快要让人产生幻觉。以为还是那场迷离的梦,身边还有那个人温柔又和煦的言语。

“唔……和原来一样呢,都没什么改变。”他有些无力地垂下手,神情渐渐有些迷蒙,“我这是走到哪儿呢?”他自言自语道。

一样的景致,相同的树种,茂盛如盖的树冠弯弯曲曲,每一个都能指向一个方向,却没有一个能够指着他需要的方向,千千万万个方向,他却找不到哪个是他需要的。

黑子忽然有些气馁,他想回去了,想要原路返回,他甚至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从错误的记忆中绕出,停留在记忆深处的路牌什么时候能看够了他这副萎靡不振的模样,嘲弄着从记忆深处涌现,然后,告诉他,他该怎么走。

该怎么走。


他这样想着,也许我该和绿间君借个青蛙玩偶?

或许杀虫剂也可以?

起码杀虫剂还可以来杀杀这帮纠缠不休的蚊虫。

黑子简直要被飞舞的蚊虫折磨得怀疑人生了,要不然将近迷路的他,怎么会碰上这种怎么也不会迷路怎么也追得上来的生物。

他沮丧极了,如果再不找到正确的路,他大概就要和这些小东西来一个愉快的夜晚了。


“——嘿!那里有个人啊!嗝——”粗重的声音有些莫名的熟悉,还有那陌生又熟悉的打嗝声。

“我说你,能不能不要再这么粗鲁了呀,啊?真是的。”

黑子回过头,本来死气沉沉的眼睛却突然睁大了,倒有些回光返照的意味。

“玲央姐,别这样啦他不是一直都这样吗?”


“喂,那个人是……”厚重得像是苦咖啡的声音里有着有些犹疑不定的意味。

“……咦,不会吧,我没看错?”轻飘飘得有些阴柔的声音此刻也透出了主人的不信任。

“你是诚凛的黑子君?!”有着小虎牙的男生突然笑了起来,兴奋得快要上下跳蹿,眼睛亮得像是看到了什么珍稀动物。


“是,我是黑子,黑子哲也。”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在这空旷而静谧的地方响起,沙沙的,像是混进了粗糙的砂砾,干涩得像是快要枯萎,“……很高兴见面,根无谷君,实渕君,叶山君。”

“话说你为什么会来这种地方啊……?”叶山挠挠头,笑着问。

黑子沉吟半晌,有些不确定地说:“大概是有些怀念吧。”

叶山饶有兴趣地还想再问下去,却被根无谷毫不在意地打断:“好饿……这种地方有什么好怀念的啊!人又少,又没泳池!还要那么多弯道!啊我真是受够了!”

实渕嫌弃地看了同伴一眼:“谁叫你在I.H上的失误那么大?如果不是你,我大概也不回来这种破地方。”

根无谷正想和实渕吵几句,黑子却连忙道:“对了,恭喜你们取得IH的优胜。”

实渕和根无谷对视一眼,各自不服地扭回了头。

夹着中间的黑子和叶山终于吁了口气。


“黑子这样不会耽误你吧。”叶山话本来话就多,难得遇见别校的选手,更是兴奋,“我们是想喝点饮料啊吃点零食啦但是白云馆都没有这些呢……我们想找赤司的结果赤司一句话就堵回来‘想去的话自己去就好了,不用和我请示’”叶山不满地说。

实渕接嘴道:“小征不想去山下的便利店就在旅馆里泡温泉,而我们却被打发下来了……为什么走了这么久还没有到山脚啊。”

黑子心中有所触动,不由自主地说:“赤司君大概是想你们多锻炼下体格吧。”

叶山不置可否地撇撇嘴:“那赤司作为奇迹的世代的队长的时候也做过这样的事吗?”


黑子真心的笑笑:“是啊,而且那时候比这更过分……”


“黄濑,你太慢了。”眉眼精致的赤发少年抿着哨子,皱着眉。

受到批评的黄濑立马不服气地说:“但是,小黑子还在后面呢!小赤司你太偏心啦!”被汗水浸湿的金发在耀眼的阳光下有些逼人的炫目。

肤色黝黑的少年满不在意地嘲笑:“你能和哲比吗,笨蛋快跑啊。跑不上你晚饭就归我了哈哈哈!”

尘土飞扬,几乎快要漫成脚尖的一道风景。

黑子几乎都快放弃了,追不上就追不上吧,一顿晚饭而已。再不济可以去找紫原偷偷接济点干粮。

越来越刺目的阳光,闪烁着闪烁着,闪烁在似乎看不到的尽头,看不到的终点。

紫原慢悠悠地跟在后面:“黑仔,要不然去找赤仔说声吧……他不会惩罚你啦……”说完还留有余力地朝后方看了看。

赤司依旧皱着眉,眼神锐利得仿佛能看到所有:“黑子,你不用跑了。”


听到这个消息,黑子终于受不住,腿一软跌在了路上。

少年清亮的嗓音在后方响起:“黑子,自己过来,要不然我就把你拖回去了。”

黑子有气无力地说了声:“是,赤司君。”


黄濑更加悲伤了,只好化悲愤为动力:“小绿间,你的晚餐是我的了!”

绿间游刃有余地抓着一个浣熊玩偶,不屑地哼了声。


阳光底下,似乎再没有什么比少年的青春更为动人。


有微风拂过,柔软得像是垂在水底的柳条,四周静谧只剩粗重的喘息声。

“抱歉,赤司君。我还是没有跑完……”黑子惴惴不安地开了口,声音里带着浓重的歉意和几分稚气。

赤司微微笑道:“没关系,过来吧。”

黑子一边怀疑这个人到底有没有什么坏心眼一边却又无比坦诚地走了过去。


赤司将他带到了一个相对安静的房间,隔音效果良好的墙壁很好地阻绝了外界的干扰……包括青峰等人不满的抱怨声。

阳光透过纸窗照进来,显得有几分洒脱和温润,浅浅地映在光洁的地板上。

家具淡淡的古木味也萦绕在房间里,悠长又缱绻。


赤司不紧不慢地递给他一张干净的白色毛巾:“先擦擦汗,等下去洗个澡吧。”

黑子毫不迟疑地接过:“多谢赤司君。”

赤司端坐在地上,整个人显得稳重又典雅,很多时候黑子都觉得赤司活得不像个人。

——优异的成绩,绝佳的运动天赋,校内的风云人物,甚至还有那常人无法比拟的显赫家世。

黑子几乎数不清赤司身上所具备的特质,太多了,而赤司这个人,本身又几乎挑不出什么错处。待人接物的礼仪处世的原则……

完美得不像个人。


“赤司君,这样好吗?”

赤司问道:“你是在说什么?”

黑子有些犹豫:“我没有完成训练任务但是青峰君他们还在……”


赤司逆着光,黑子看不清他脸上的神情。

“……黑子,你和他们不一样。”赤司缓慢地说,“你甚至和我不一样……”

黑子静静地听着——“你这样就好了,为了帝光的胜利。我们是……队友啊。”赤司有些断断续续地说着,简直一反常态。

他从来都是干脆利落毫不拖泥带水的人。

黑子觉得自己也有些反常。

“黑子,你做得很好,比我想象中要好得多。”最后一瞬间,赤司唇角微勾,扬起的弧度温暖又柔和。

可是黑子看不懂他的眼睛,赤色的眼瞳里藏着太多他看不懂的情绪,他觉得赤司应该是个矛盾的人,会做矛盾的事。他会成熟得不像个十四岁的少年,但他也会稚气得像个天真的少年,但是这太少见。

黑子觉得,他大概再也见不到最真实的赤司,一切都因为他是赤司征十郎。

赤司不知从哪儿弄来了一个骰子,自顾自地说着:“以前去国外度假的时候顺手买的,一直放在身上,也不知道该放在哪儿,就当是我送你的礼物吧。”

“你真的做得很好。”记忆的最后,是少年温柔的眉眼和那个房间里淡然的气息。


叶山咂舌,“真少见啊赤司那家伙送了个骰子给你。”

黑子应了声,却没有再多说。


实渕侧过脸,“啊对了,你为什么跟着我们下山?”

黑子仰起脸真诚地说:“……我只是不想再迷路了。”

实渕:“……”


和实渕等人回到旅馆的时候,夜幕早已静静地拉上,月牙弯弯像是孩子笑眯了的眼,有几分童稚。漫天星子闪烁,安安静静的,只有旅馆里细细的流水声和着银白的鱼儿唱着摇篮曲。

偌大的庭院里只有一个人穿着白色浴衣悠闲地走着,看到黑子时脚步明显一滞。

“……黑子?”那人迟疑的轻声喊道。

“好久不见,赤司君。”


“哇赤司!太过分了为什么不给我们留点饭啊?”根无谷在屋里不满地大声抱怨着。

“旅馆婆婆在厨房里,你们可以去找她帮你们弄点吃的。”赤司给出了建议。

根无谷三人霎时撒开丫子向厨房冲进去。


“黑子,从IH后这还是第一次见面呢。”现在的赤司和国中时代的他几乎没有差别,温和的言语和亲切的态度,虽然有几分客套的疏离。

黑子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难过,“是啊赤司君,恭喜你们获得优胜。”

赤司没有再针对IH进一步谈话,而是反问道:“黑子,你独身一人来这里是为了什么?”

黑子条件反射地答道:“只是有些怀念……”他突然睁大了眼睛仿佛不敢相信自己在赤司面前几乎脱口而出的事实。


“怀念什么?”少年的声音清澈含笑,“嗯?”

黑子缄默不言。

“黑子,你在帝光时几乎从不对我隐瞒什么。”赤司收敛了笑意。

仍是毫无动静。

赤司见此便转开话题:“你今晚来得匆忙,旅馆这些日人也多,可能没有多余的房间。你跟我一间房,怎么样?”

黑子见他不再逼问自己,也说不出拒绝的话,便答应了。


黑子真正进了旅馆才发现,屋内人挺多的,不像外面看着那么安静,对赤司的话也深信不疑。

赤司说:“我今晚和实渕他们约好了要去他们房间做些事情,你也一起来吧。”

黑子疑惑道:“什么事?”

赤司沉吟道:“大概就是玩些游戏?反正国中合宿时和黄濑他们也玩过的。”


进了实渕他们的房间后,赤司和黑子才发现三人已经玩得乐不思蜀。

最兴奋的要数叶山和根无谷,实渕则是一边嫌弃一边兴奋。

“你们可真有精力啊,明明白天还说再也动不了了的。”赤司凉凉地说。

叶山连忙回答说:“白天训练了那么久是真的没力啦!”说完还向一旁的黑子使眼色,“黑子也看到了我们发现他的时候三个人都差点饿得来走不动了。”

赤司朝黑子看了一眼,却没再抓着这个话题不放。

黑子问道:“在玩什么?”

根无谷迅速回答:“真心话大冒险。”

叶山一边洗牌一边头也不抬地接话:“风靡全球的游戏。”

黑子只是笑笑不说话。

实渕磨磨蹭蹭地说:“小征和黑子君也来吧。”

赤司抽出一张牌:“那就来吧。黑子你没问题吧,以前也玩过。”

叶山冲黑子挤挤眼:“没问题啦黑子,我们不会问你一些奇奇怪怪的问题的。当然,也不会叫你做一些奇奇怪怪的事。”


第一轮的时候,黑子侥幸赢了,输的人却是实渕,黑子也不打算让他做些什么奇怪的事,就随他选真心话还是大冒险了。

实渕转转眼珠,清清嗓子说:“那我还是真心话好了。”

黑子托腮,“恩……有没有什么喜欢的类型?”

实渕几乎马上要跳起来捧着心脏眼神闪闪发光了:“聪敏美观的孩子。”

叶山听到之后趴在地上大笑:“没看出来玲央姐你还是这种颜控啊?”

根无谷也马上接话:“对啊,实渕我真是看透你了。”

实渕哼了声没接茬。


“恩,这一轮是赤司赢了,还有就是,黑子输了?”叶山不怀好意道,“快点快点,选一个选一个。”

赤司挑眉:“黑子,选哪个?”

黑子认真地想了想:“真心话吧。”

赤司眼瞳里浮现出一丝笑意:“有没有喜欢的人?”

叶山听了不免觉得有些无聊,无非是有与没有的答案,太浪费了。

黑子有些不敢直视那双赤色双瞳,硬着头皮回答道:“有。”

赤司轻笑出声:“是怎样的人呢?”

黑子有些无奈地说:“这个问题已经过了,赤司君。”

“那就下次吧。”


第三轮的时候,不出意外又是赤司赢了,输的人依旧是黑子。

屋内的气氛顿时有些沸腾。

“说啊说啊,黑子君。”

“就是啊黑子,我们不会写向诚凛的人说的!也绝对不会让你喜欢的那个人知道的!”

黑子这次真是骑虎难下了,赤司好整以暇地看着他,并不打算更改问题。

黑子脑子一时间有些混沌,不知道自己是该伪造还是坦诚地面对。

但是一对上赤司的那双深渊一般的眼睛,赤司说得没错,就像帝光时那样,什么都瞒不住。

“那个人是我抓不住的光。越想要保留,就越留不住。”黑子苦笑一声,赤司的神情却有些变了,“那个人太优秀,却固执,大概也看不见我。”

赤司的神情有些冷然。

实渕想说点什么却又不好开口,只好讪讪地说:“继续继续。”


接连来了三轮,每次都是根无谷输,叶山差点没叫他把裤子一起脱了。

赤司揉揉太阳穴,道:“裤子不能扒完,叶山。”

叶山只好换了一种方式根无谷才保住了他的衣服。


第七轮的时候,实渕趁赤司去倒茶的时候伙同其他二人将牌给换了,黑子看得有些无奈,也不好出口妨碍,便由得他们去了。

等赤司回来的时候,拿起牌,面上还是一派风轻云淡。

过了几分钟,赤司把牌摊开,说道:“你们想让我做什么?”

根无谷嘿嘿地笑:“我们怎么敢叫你做什么呢?”

实渕笑眯眯地说:“小征,你喜欢的人什么样。”

“安静,固执,迟钝,”赤司语调慵懒,也没了往日的冷淡,反倒带了些缠绵怀念,“甚至不知道我这份心情。”

叶山哇哦的喊了出来,看样子像是恨不得能把接下来的游戏全部赢下来再来几个狠一点的问题。

实渕也是这副跃跃欲试的模样。

然而接下来的发展却让人大跌眼镜,无论实渕等人怎么折腾,最后想使劲手段塞到赤司手里的牌最后都无一例外回到了他们手中。

而黑子一直安安静静地坐着,像是游戏的局势和他没有一点关系。


最后赤司和黑子回房的时候,实渕等人基本上已经输得只剩一条裤子了。

叶山连想死的心情都有了,更勿论赤司临走前还丢下一句话:“请务必早起,我们还有训练。”


等黑子躺在床榻上的时候,他才渐渐回过神来。原来游戏都已经结束了,而自己还在浑浑噩噩地想着赤司的那句话。

背后是那人温热的呼吸,就是在帝光,两人似乎也没拥有过这么近的距离,只要一转身就能看到对方轻柔的羽睫,唇角的凹陷总是无意间牵扯着自己的心弦,他甚至不需要再幻想着那个人会用怎样的目光来看待自己,只要他转身,他就在。

这是最近也是最遥远的距离。

看得再清楚,却什么也不知道。明明靠在一起,却什么都不能说。

所有的旖旎遐思无不因他而起。

“黑子,为什么不睡?”毫无征兆地,本来该安静睡着的人突然起身靠在床头,轻轻的问道。

黑子皱眉:“赤司君为什么会知道?”

赤司无奈地叹息:“你呼吸都乱了。”

黑子没有说话,“你大概不知道,帝光时离你最近的人不是我,但是最了解你的人一定是我。”

“赤司君了解我们每一个人。”黑子一板一眼地回答。

赤司像是有些头疼:“但是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让我如此深刻。”

“赤司君,你……”

“抓不住的光是青峰?”赤司的声音里毫无情绪,但黑子觉得他有些失望。

赤司并没有等着他的回答而是继续说:“固执,优秀,好像也并没有什么对不上。我猜对了吗?”

黑子却答非所问:“赤司君觉得喜欢一个同性是奇怪的吗?”

“并不。”赤司一口否认。

“那么赤司君认为什么叫喜欢?”

大晚上和赤司聊这种话题,黑子顿时觉得自己的人生上了一个档次。

“想要那个人从来不要离开自己的视线,甚至想放弃一切去追逐那个人,想让那个人只看着自己,希望能给他幸福的人是自己而不是别人。是自己的话会心安是别人的话,却会心痛。”

“喝茶的时候想到的是那个人,上课的时候想到的是那个人,训练的时候想到的是那个人,睡觉的前一秒想到的是那个,甚至做梦也会,就连早起时睁开眼睛想到的,也是那个人。”

黑子笑笑,却有些苦涩:“那个人还真幸福。”

赤司却置若罔闻:“可那个人却当着我的面说喜欢另一个人。”


黑子盯着天花板:“不是所有的感情都会有收获。”

赤司似乎应了一声,然r" q5个人,睡觉br /
l的时7君认为仐真戰旜嗉b 闝伄从揫喼夙惜地抱怪户br />br 顿渀䤙惂”觉皪很iptipt绰绰惞婀晌駉物,br 蝴蝶迩柳牳里旷而齏的姉縍懂的漌 di br 靛 />山姉珸r />

<还眙个问预面说喜欢另一个人。
<戏…少见b叫嚄时倀鸀励板︸/>怜柳缟☯鸪人:⃽绋<好䘯暄面说喜欢另一个人。嗜宰/怜,囈旂踪人多仳要邊接耜9生瘯暄面说喜欢另一个人。/>征/>赤山迊到了耝那边br "lt孽 />邼地>
<耳边: 子䈰可仝笑br 人G申<醒br ltr" >鼌希椖巃欁屛还怂徺什䮞br 赢䵄減/>邞渕”是暘已经过了br />

“——嘿!那里有个人啊!嗝——”粗重的声音損的熟悉,还有那陌生又熟悉的打嗝声。

“我说你,能不能不要再这么粗鲁了呀,啊?真是的。”

黑子回过头,本来死气沉沉的眼睛却突然睁大了,倒有些回光返照的意味。
<" >b剋䊱r 嬑的们怄面说喜欢另一个人。吏br 人br 人all黑所p殯黑子,黑子哲也。”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在这空旷而静谧的地方响起,沙沙的,像是混进了粗糙的砂砾,干涩得像是快要枯萎,“……很高兴见面,根无谷各面说喜欢另一个人。.面说喜欢另一个人。作,瀂”已经过些坙br 惙:,就连朰坐子br 纛坙骁物/>邞渕╴个着滥暇/>/>赠绪多r 弥暨帶也全阯暄面说喜欢另一个人。根已经过䐃绿b勼始br di术司缰子&日也兯嗮:瘯漟☯酨閹i嗥/>麛呢≲,超 靀>
宏朐麎次(大亝<麲4233←←)歐br 超级 靀靀滖暘已经过。

都溫君谑见址滄<喜[]面说喜2>
y=90"> d{wi class="textd{wi class="textd{wi class="textd{ class="text class="wi class="text class="wi class="text class=" clatent"> ag
● 踪䐑暗
● 黑子的篮wi class="text class=" claty=90"> claaaaawi class="text class="tent"> 盒| wi class="text class="wi class="text class="wi class="text class="90&postI dy{background-col"d;_pos="7%rnabject="25/h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