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点哒哒哒哒

最近厨小英雄厨疯了(。
cp只吃绿谷受主轰出次胜出(其实我也没那么杂食是吧星星眼)

【胜出】Say you love me please.(01)

Summary:失忆了的绿谷与曾经拒绝绿谷表白的爆豪。

★手机码字,乌龟填坑注意
★胜出属于大家,ooc属于我!!
★有隐晦轰→出情节注意

.

房间里弥漫着浓浓的消毒水味,安静得只能听到机器正常运作的声音,他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却被光线刺到难受的眯起了眼睛。

“嘶......”略动的胳膊似乎碰到了什么伤口,他疼得呲牙咧嘴。

“你动什么动!”

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他转头看向声源,结果又拉扯到了不知名的伤,“疼疼疼!”

“啧——都叫你别动了!”他听到那个气急败坏的声音,他想睁眼,却只能堪堪睁开一个小缝。他觉得自己的嗓子干得厉害,好像是历经曝晒一样,稍微发声都要碎裂。

“水......”

那个模糊的身影似乎是顿了一下,然后他听到了砰砰咚咚的瓶罐声。没等一会,他的唇上似乎是被沾水的棉花擦上,“先忍着,现在还不能喝。”

他下意识的抿了抿嘴,干干的吞咽了一口。嗓子还是发疼,但比一开始要好得多。这时候他也差不多适应光线了,缓缓睁开眼睛的时候,他终于看清了那个人的脸。

逆着光的金色发丝透明发亮,猩红的眸子里写满了血丝,似是几夜没睡一样。那人盯着他看了几秒,然后按下了他床头的护士铃。

“废久醒了。”

虽然不知道他口里的“废久”是谁,但那人好像卸下了全身包袱、骤然低哑下来的声线还是让他忍不住侧目。然后那人一下子坐回到了椅子上,疲惫的气息不隐而寓。

他不敢出声,倒不如说是不会出声。但他觉得他现在应该说话。金发男人抬头看了他一眼,就好像察觉到他的意愿一般深深的皱起了眉:

“不准说话,闭嘴。”

他条件反射般干脆利索的闭紧了嘴。真是凶啊,他想。

门外急促的脚步声渐进,那人的眼神动了动,然后起身。

“......我一会回来。”

他听到那人走前说。

.

“你叫什么名字?”
“抱歉我记不太清了......”
“没事的,放轻松。”医生露出了可亲的笑容,“给我讲讲你童年的趣事行吗?”
“唔......我似乎也......”

“那我现在给你一只笔,你能帮我把它打开吗?”

他伸手接过医生手里的笔,犹豫着按开了笔尖。

.

“人偶先生应该是因为受到脑震荡的原因,患上了失忆症。”医生指了指绿谷拍的x光片,“生活常识和学术知识基本都能记得,但记忆的缺失是致命的,他连他的名字也忘记了。”

“现在发生这种情况未来会怎么发展我们也无法做出准确的答复,但是熟悉的人在身边,我相信人偶先生能顺利的找回记忆。试着做一些能刺激他精神的事,说不定能让他想起点什么。”

“出久他醒了就好,醒了......”引子话讲到一半又忍不住流出眼泪。因为近期的焦虑整个人憔悴了不少,泪腺发达的她更是哭了不少次。本来以为眼泪已经干涸了,但知道出久没事时又控制不住眼泪的淌落。

扶住引子阿姨,丽日心里也不好受,但还是安慰着:“阿姨您别担心,小久君他一直都是能突破困难的不是吗!”

轰听着两人的对话声,还是替引子接过了绿谷的病历,“......那么绿谷他现在可以出院吗?”

“可以了。”医生点点头,随手从桌上捡起几张纸。“我们已经告诉了人偶先生他的名字和职业,啊,还有一些大概的个人生平。他接受的很快,应该交流起来没什么问题。”

“谢谢。”轰瞥了眼倚在墙角脸色晦涩难懂的爆豪,不着痕迹的收回了眼神。“麻烦您了。”

.

门开了。

他——也就是绿谷出久,转头向门外望去。进入房间的不是他意料中的金发男人,而是一位捧着花的异发男子。

不知为什么,他觉得悬着的心突然有点失落。

“我叫轰焦冻。”轰将花放到绿谷的床头,轻车熟路的坐到绿谷床前的椅子上。“绿谷......在你现在的记忆里,这是应该是我们的初次见面。”

“嗯......是的,轰先生,您好——”绿谷在脑内搜索着他刚刚看过的资料,“您应该是我的高中同学......伙伴对吧?”

轰点头,“是,不过你不用硬要自己想起来点什么。顺其自然就好。我过来只是想和你聊聊天,不用紧张。”

绿谷虚虚地叹了口气,“我、我尽力......”

“我明白你现在的心情。不管周围的环境还是人你都十分陌生,想必如果是我的话也无法产生安全感吧。”

“嗯......”绿谷应了声,又想起睁开第一眼见到的那个金发男子。

【我一会回来。】
他是这么说的,但人到现在还没来。

想到这里,他瞅了眼门口,果然是空无一人。

轰察觉到了他的视线,“在找什么?”

“啊,就是......呃......”绿谷的脸一下子变得通红,似是被发现了什么的窘迫,结结巴巴的不知道如何表示,“您在进来之前......嗯,有没有见到一个金发的,眼睛是红色的人......好像叫......爆豪胜己?”

轰愣了愣,然后摇了摇头。“他应该是先回家了。”

“哦......”绿谷的语调降下来,察觉到自己语气的变化他自己都吓了一跳,“呃,我不是这这这个意思!”

不是哪个意思?他简直要咬烂自己的舌头,自己现在就在越描越黑!

“......”轰注视着绿谷手忙脚乱的动作,叹了口气。

“你还是老样子。”

绿谷呆呆地停下手里的动作。“唉?
......什么?”

“想跟我聊聊他吗?爆豪胜己。”
轰用右手摩挲了一下自己左手的大拇指,盯着手掌看了几秒,抬头看着绿谷提议道。

.

“你们以前的关系......”轰说到这里顿了顿,找了个模凌两可的说辞:“......挺不好的。”

想到一开始爆豪对他超凶的态度,绿谷觉着不只是挺不好的,他猜是糟极了,坏透了,烂炸了。

“但是你似乎对他有着莫名的执念,像是渴光的人一样,明明他灼伤着你,你却还是一直追逐着他。”轰垂头不再看向绿谷,长长的刘海遮住了他的脸,绿谷看不清他的表情:“他在你的眼里就是光。”

他又想到睁开眼时看到爆豪的样子,鸽子血颜色的瞳孔里有光,不知是灯光还是他本身就透着光,那眼里好像有流水涌动,又好像闪烁着琉璃。血丝深嵌入他的眼中,竟增添了点血色的意味。

想到这里,绿谷忍不住问起。
“我看见他的时候,他好像是没怎么睡的样子......”

“嗯,你睡着的这五个月里,三个多月是他在你旁边守着。”轰如是答到。“他睡得很少,几乎在你.....到医院以后,就没怎么睡过了。”

“唉,没、没怎么睡过?!”

“嗯,他一直在强撑着身体。”

绿谷顿了顿低下头,心里泛出一丝丝的苦涩愧疚,他攥紧了布单。“为什么要做到这种地步......”

“......也许你可以等他下次来的时候问问他。”

轰站起身来,“好好休息,希望你能尽快出院,绿谷。我该走了。”

“哦、哦,好的,职业英雄的生活也真是辛苦啊,”绿谷还没来得及想轰刚才的话,赶紧和轰打好招呼,“再见,轰君。”

轰点了点头,离开时顺便带上了门。

.

“既然来了,不进去吗?”

不远处的爆豪切了一声,“不需要你管。”

“绿谷很想让你过去。”

“......你告诉我这个干什么?”

“没事,”轰提了提肩上的包,“只是随口说一句罢了,你不放在心上也没什么关系。”

“——毕竟你以前可是从来没把他放在心上过。”

钝痛感几乎在霎那间就席卷而来,轰被狠狠地摔在墙上,嗓子里发出一声朦胧地闷哼。他似是早就预料到了一样看向爆豪,果不其然是一张写满了狰狞愤恨的脸。

“我警告你,”爆豪的声音就像是从嗓子眼里挤出来的,扭曲得像某种枯老干枝压断的声响。“别他妈再提那件事。”

“逃避没好处,爆豪。犯了错要承认。”轰直视着爆豪的眼睛,那里布满疲惫的痕迹,殷红的瞳色都暗了许多。“这是你应得的。”

.

“我喜欢你啊!小胜!”

在初中毕业时,绿谷出久红着一张脸,拽着衣角,怕是要把一生的勇气都消耗殆尽。他嘶吼着,近乎是在用生命在朝他诠释着对自己的爱意。

“我喜欢你——!!”

.

这是最他们开始的罪孽,既是绿谷躲不过的执念,也是爆豪逃不过的诅咒。

.

tbc.

评论(6)

热度(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