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点哒哒哒哒

最近厨小英雄厨疯了(。
cp只吃绿谷受主轰出次胜出(其实我也没那么杂食是吧星星眼)

【胜出轰】我的幼驯染竟然和我的好友是一对

★没有轰爆注意,没有轰爆,都是误会
★轰出胜三人组,CP为轰出胜出
★绿谷属于大三角,ooc属于我
★欢脱风注意!

.

【001.】

放学时分,落日的余晖映得整个教室显得昏黄异常。轰将自己的书包放回到位置上,看向同样放下背包的爆豪。
爆豪和轰都不留声的待到了所有人都走光了的最后。

即使早就把爆豪要说的话猜的八九不离十,轰还是顿了顿问道:“你找我有什么事?”

爆豪的眉头紧锁,满脸都写着嫌恶。他一步一顿地走近轰,“你这家伙——”

“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离废久那个白痴远一点!”

轰的神色不变,丝毫没有受到爆豪情绪的影响。“我对绿谷怎么样,是我们两个人的事吧。你有什么权利插手?”

“呿,”爆豪狠狠地啐了一声,勾起个嘲讽地笑容,他将头靠近轰的耳边,压低了声音道:“别以为你对废久的那点小心思,他看不出来,不代表我看不见。”

轰的身形一顿。爆豪视若无睹,接着道:“收起你那副恶心的嘴脸,离.他.远.点。”

“彼此彼此吧。”轰没有反驳爆豪的说法,爆豪知道他这是默认了。轰毫不避讳的对上爆豪的视线。“你对绿谷的感情,不也是不被允许的吗。”

“——你会被绿谷讨厌的。”

随着轰的一声落下,爆豪本来看着轰和绿谷亲昵的动作所引发的怒火瞬间被点燃,他猛地拽起轰的领带:“你这个混蛋——!”

“哗啦。”

两人吓了一跳,都同时往发出声音的教师门口看去。果然看见了在那里似乎是石化了的绿谷出久。

他直挺挺地站在门口,瞪大了眼睛看着维持着惊人动作的轰和爆豪。而他俩也都扭过头来看着绿谷,表情是不输于他的震惊。

那一时间空气是静止的。

好不容易接受到了两人的视线,绿谷赶紧红着脸手忙脚乱的解释起来:“那个、我什么都没看见,我只是来拿个书、不是、我借别人的就好了、不用......呃、那个、我不会说出去的,你们,你们......”

他深吸了一口气,大声道:
“你们不用管我!你们继续!”

他说完后还很亲切地将门迅速关上。

“......”“......”
这是过于震惊导致现在还没反应过来的两人。

我糙。

爆豪是第一个回过神来的,他赶紧撒开手里轰的领带试图叫住绿谷:“废久你给我回来!”

“对不起!对不起!”远处传来了绿谷急促的道歉声,鬼知道他怎么能在这么一瞬间跑得那么远。他似乎是想了想,又补上了一句:

“我不歧视......那个!没关系!你们挺好的!”

我靠。
好个屁。

解释已经来不及了,他就那么看着绿谷的身影马上消逝成一个黑点然后不见踪影。独留下自己和轰大眼对小眼。

轰:“......我觉得绿谷可能是误会了什么。”
爆豪:“.....................妈的。”

千言万语都在此时被爆豪硬生生的咽回了肚子里,浓缩成一声骂娘。

.

“呼......呼哈......跑到这里应该没什么事了......”

绿谷擦了擦下巴上不存在的汗滴,感觉此时自己的心情复杂极了。
刚刚他亲眼目睹了自家幼驯染抓着轰的领带,而他的好友则是深情地注视着爆豪。两人的距离极近,而据他所知,这两个人都不是很好亲近的料。这也正昭示了两人关系的亲密。

......信息量稍微有点大。

看刚才那个场面,估计他们两个下一秒就要亲上了。【误】幸亏自己来的早......要不撞上那个场面,就太尴尬了。估计自己会被小胜杀人灭口的。

绿谷心有余悸的拍着胸口,结果转念又一想,自己这次没看到,不代表别人下次不会看到啊。
那他们不就暴露了。
暴露了不就糟糕了。
糟糕了不就完蛋了。

作为一个唯一的知情人,绿谷出久陷入了短暂的沉思。

紧接着他惊愕地发现,自己十分有责任给自己的好友和幼驯染打掩护。万一被发现了这份不平常的......呃,爱情,他们可是要麻烦的啊!

“没错,我必须得帮上什么忙......”绿谷捏着下巴思考着,最后眼神坚定地抬起头。

不仅是身为他们的幼驯染和好友,也是因为身为英雄,他更应当去维护小胜和轰君之间的感情。

“小胜,轰君。你们的幕后工作......就交给我吧!”

.

【002.】

“......绿谷昨天肯定是误会了什么。”

轰就这样顶着一双大大的黑眼圈来到了学校——昨天他翻来覆去了一个晚上硬是没有睡着。他有发短信跟绿谷说过昨天和爆豪的姿势可能有点令人误解,但他们之间真的什么也没有。

然后绿谷马上回了他:

【没事的轰君。】
【我们是朋友啊,我都知道的,我肯定什么都不会透露,放心吧!】

又过了几秒,绿谷给他发了个表情。
【:D】

轰:“......”

这一点也不像什么都知道的表情啊!肯定是误会了什么吧!

接着他着急的打字想要向绿谷证明自己的清白,殊不知自己越描越黑,屏幕那边的绿谷深刻感受到了轰君不愿把这段恋情公众于世的意思,更加坚定了自己需要帮忙的觉悟。

绿谷:【我知道了轰君,你别担心。】
绿谷:【:D】

......轰焦冻人生中头一次萌生了一种想把一个常用表情的头打爆的冲动。

【不,绿谷你等等,你真的搞错了。】
【轰君,时间已经不怎么早了。要不我们先睡,明天再聊聊?】

【......嗯。晚安。】
【晚安,轰君。】

轰缓缓垂下眼帘,注视着绿谷的头像由彩色变回了灰白。他盯着绿谷的那声消息看了好一会,才慢慢吐出一句话来。

“晚安,绿谷。”

.

然后他在今天早晨的校门口遇到了同样变成标志熊猫的爆豪。

轰:“......”
爆豪:“......”

他知道他现在的表情肯定跟吃了屎一样的难看,因为爆豪现在的表情就是这样的。

“......你昨天跟废久解释了?”
“......嗯。”
“他不信。”
“嗯。”

“啧......”爆豪皱着眉道,“那个废久脑子里都装着什么东西!我怎么可能跟你这个阴阳脸在一起?老子宁愿单身一辈子!”

“老实说,只要是听见你的名字和我的名字后面加上一个在一起,我现在心里听着就膈应。”轰如是答到。

“......你对老子的名字有什么不满?!”爆豪习惯性的举起右手想要一巴掌给轰糊上去,而轰也立即举起左臂准备用冰去挡。

“早上好呀,轰君,小胜。”
就在事故即将发生的那一刻,绿谷笑着暖人的打着招呼,仿佛没看见轰和爆豪两人的诡异姿势一样。“你们来得好早啊。”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

轰觉得这样不行,事情会越跑越离谱的。

他试图在课间的时候找绿谷,但显然爆豪也是这样想的,由于位置原因,他根本抢不到和绿谷交流的机会。

爆豪一边跟绿谷说话一边在位置底下朝他比了个中指。

轰:“......”
我是有教养的人,不应该跟爆豪计较。没错,我是有教养的人,绿谷喜欢有教养的人,我不能在教室使用个性,是的。

即使他的内心如何波涛汹涌,但表面上的他还是一成不变的面无表情。他想了想,敲了正在玩手机上鸣的line。

【轰:在。】
【上鸣:???轰?你干嘛?】
【轰:我找你有点事。】
【上鸣:大少爷,你就教室这几步路不会走啊......我过去,我过去。】

【轰:不是,你先别过来。】
【轰:我不想在班里谈这件事。】

【上鸣:???什么事你还张不开嘴?】
【上鸣:你是**了还是被**了?】

【轰:......什么东西?】
【上鸣:咳......没啥,涉及政治敏感话题被和谐了吧。】

【轰:哦。那我说了,我现在被一个人误解了,误解的很厉害,很离谱,很可怕。我想解释,但他不信。我怎么跟他说才能让他相信?】
【上鸣:......解释啥?你恋爱了?】
【轰:......算是吧。】

【上鸣:哎呦,哪家的花姑娘:D!!!兄弟我情史无数,保证你能追到她!】
【轰:首先,别让我再看见这个表情。其次,注意我前面说的“他”。】

【上鸣:我猜是隔壁B班的班长bskcbjwbziaosnxhaonwbdi】
【上鸣:男的?!!】
【轰:嗯。】

上鸣那边诡异的停顿了几秒,然后他回了。
【上鸣:......我不知道该说些啥,但是我还真没有过追男人的经历。】

【轰:那就是没办法吗。】
【上鸣:也不是,我觉得对女生的那套用在这里也是可行的......只要稍微做点删改!NO problam!我中午之前给你方法!】

【轰:谢谢,拜托了。】

【轰:......还有problem拼错了。】

.

如期的,上鸣在中午之前递给了轰一本薄薄的笔记本。他将其打开,里面满是上鸣修修改改的鬼画符。轰沉默的想着,这么丑竟然还能让人看懂,这也是一种个性吧。

上鸣不知道轰的脑子里有什么,他怼了怼轰,朝他挤眉弄眼地:“唉,哪班的男生啊?我认识吗?”

轰合上本子道过谢,“你知道他干什么?”

“就是好奇,大帅哥喜欢上的男生是什么类型——”“我喜欢的人是什么类型不重要,重要的那是他。”轰这么说完,将笔记本踹在兜里。“总之谢谢。”

上鸣:...???
上鸣:你这不是也挺会说情话的吗?

上鸣感觉自己受到了欺骗。

.

轰约了绿谷一起吃饭。这样就可以顺便找他谈一下——吃完饭后离午休的时间不算短,足够他们好好折腾一番的了。

翻阅着上鸣粗犷的笔记,轰一边吸溜着面条一边将上面的内容都记到脑子里。看到例如“凝视着他的眼睛吻他”“问他自己今天帅不帅”这种傻到出奇的部分,轰一般是直接略过。最后过滤得差不多了,留下一点他觉得还算靠谱的方法。

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轰合上本子,约好了十二点半见绿谷,这场不能算是约会的约会是不能迟到的。

到了约定地点的学校后院,因为正好在1-A教室后不算远,所以绿谷已经在座椅上等着了。他皱着眉捏着唇看书——轰知道这是他思考时候总是无意识做出的动作,然后他坐到了绿谷的旁边。

“绿谷。”他唤了一声。

绿谷似是吓了一跳的样子一下子抬起头,接着才转头看向他:“唔,你来了啊,轰君。”

“在看什么?”

绿谷的视线漂移了会然后回来,有意无意的把书往身后掖了掖。“呃......就是些闲书。轰君找我想说些什么?”

轰眨了眨眼,没有再追究下去。
他望着绿谷缓了缓气,最后单刀直入地说道:“......我最近,在感情上出了点问题。”

绿谷了然的点点头,深深地应了一声。“嗯。”

“......我有喜欢的人。你认识的——不如说没有人比你更了解他了。”轰这样说着,然后直直着注视着绿谷的眼睛,异色的眸子里写满了平时几乎看不到的特殊感情。

......上来就聊敏感话题,一点也不做铺垫。
该说是非常的有轰君作风呢。

不过也是,他和小胜幼驯染到现在,也可以说是穿着一条裤子长大的欢喜冤家了,应该是没人比他更了解小胜。这样一来,绿谷更加确认了轰所说的对象。

“嗯。”绿谷努力回应轰的眼神,满脸的都是“你说啥我能帮到你的我一定尽力”。

但在轰的眼里这意思可就变了味了。第一层试探没有问题,有机会。他抿了抿嘴,继续道:

“他是欧尔麦特的忠实粉丝。”

这是确实。想到小胜在小时候得到欧尔麦特卡片时有着不输于自己的兴奋劲,绿谷表示赞同。不过现在这一点小胜已经隐藏得很深了,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get到这一点,不愧是轰君!

“他的性格十分温柔。”

......???

绿谷十分震惊。

小胜的性格温柔吗......?是我们的名词认知出了点差错?......不不不,或许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呢或者恋爱使人ooc,也可能是两者都有?

“他经常笑,而且笑起来很可爱。”

是经常笑,绿谷默默地想着。每次炸我之前他几乎都在笑,只不过我不觉得可爱就是了。

“——总之,我不怎么能形容出他的好,但是我真的很喜欢他。”轰用大拇指磨磋了一下自己的指节,微微颤动的睫毛昭示着他的内心并没有表面上表现的那样从容。他轻呼出一口气,上鸣糟糕的字迹又浮现在他的眼前——

【然后你望着他的眼,轻声地、深情地、用心地、专注地告诉他......】

“只要是看着他的眼睛,我就想一直陪在他的身边。”

绿谷不知道为什么,明明知道轰话里所言的人不是他,但看到轰对他认真的表情和吐露的话语还是一霎那乱了心跳。他不知所措的涨红了脸,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出什么话来。

糟糕糟糕糟糕帅哥的杀伤力太大了啊啊啊!

轰一看绿谷的表情有戏,不自然地清了清嗓子,打算一鼓作气说下来接下来的话。

“绿谷,我对你——”

正在形势严峻时,一盆冷水一下子浇下来,把绿谷和轰焦冻淋了个透心凉。

轰.真.透心凉.焦冻:“......”

.

“爆豪!叫你擦窗台你怎么把水撒了!”

爆豪狠狠地咬牙道:“手.抖。”
“发生什么事了你手那么抖把一桶两公斤地水给碰掉了?!”

发生什么事了。
老子差点丢老婆了。

tbc.

状况外的绿谷:我好苦。我好累。

评论(28)

热度(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