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点哒哒哒哒

最近厨小英雄厨疯了(。
cp只吃绿谷受主轰出次胜出(其实我也没那么杂食是吧星星眼)

【胜出】Resurrect

【一】所以说不认识的人总在我脑海里盘旋意味着什么

★一个电影的延伸,自设定如山多
★这里的绿谷和爆豪并非幼驯染
★注意!目前大家的年龄目前是在10岁左右

.

“听说了吗,今天【那个人】又滥用个性被老师骂了喔。”

上鸣在查床阿姨走后,特意虚起嗓子来说道。由于他是在上铺,突然响起的声音把迷迷糊糊的切岛吓了一跳。

切岛咂咂嘴,朝上鸣不满道:“我好不容易走到的梦境的边缘,你临门一脚又把我给踹回来了。”

绿谷本来就没怎么有睡意,于是也就顺其自然地把话接下去:“你说的是爆豪胜己吧?我听说他的个性跟爆破有关......现在就觉醒个性了,真是厉害啊。”

“是他没错,”上鸣顿了顿,瞅了一眼睡熟模样的轰,凑近了同在上铺的绿谷道:“不过轰平时也喜欢悄悄用自己的个性冰饮料......”

“冰的饮料你没喝过吗。”

上鸣措不及防,浑身一抖。“你,你醒着啊......”

轰闻声缓缓睁开了眼睛:“其实,每天我都是最晚睡着的。顺便一说,你睡觉打呼噜。”

“什么上鸣你睡觉打呼噜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切岛无情地嘲笑道。

轰:“你睡觉磨牙。”

切岛:“......”
切岛:“......轰,人艰不拆。”

上鸣:“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绿谷无奈地提醒他们:“跑题了啊你们,刚刚还说着爆豪呢,怎么就开始闹上了。”

上鸣:“啊啊......说起来爆豪那个人好像是单人宿舍,全校只有他一个,应该是脾气太暴躁了?毕竟学校严禁打架,要是打架了之后遭的罪我可受不起......”

切岛转过身子来,插话道:“那个爆豪胜我......炸豪胜己......爆豪赢我......算了,那个人还打过架?”

轰缓言:“好像有。”

“我听说他前不久被发现和几个高中生打架了,”绿谷想了想,“应该是那次。”

“一对多?真有男子气概!”

“喂喂重点不是这个吧,他因为什么和高中生打的架?”

“应该是被挑衅了。”轰眨了眨眼睛,“有些高中生性格比较坏,就专门欺负人。”

“呜啊,那爆豪没有被打残吧?”

“没有,他的个性貌似很强的样子。”绿谷曾经远远地看过爆豪使用爆破的样子,耀眼的火光仿佛迸裂的岩浆,灼热而危险。“不过还是受伤了,被送到校医院了。”

“周一的时候会被全校通报批评吧。到时候再问问可以知道更多细节。”轰思索后得出结论。

还没到绿谷回话,门外就传来了阿姨的敲门声。

“睡觉了男孩们!你们还在聊天吗?小心我给你们记过!”

“别!”上鸣惨叫一声。

绿谷赶紧补充道:“我们马上睡!”

“那就别让我再听到你们的交谈的声音。”绿谷发誓如果他能看到阿姨的表情的话,她一定是狠狠睕了他们一眼。

直到脚步声远到听不见之后,屏住呼吸的四个人才虚虚呼出一口气。

“吓死我了,都怪上鸣你这个白痴引出来这个话题。”切岛踹了一脚上铺的床板。

“怪我?你不是也说了吗你个笨蛋!”

“闭嘴吧,别再把大妈引过来了。”轰将自己的被角掖好,“晚安。”

“大妈......轰你真的没被床管阿姨打死吗。”

“好啦,”绿谷见势头又要继续机智地终止了话题,“睡觉了,晚安。”

.

话虽是这么说,但躺下的绿谷还是满脑子都是刚才他们的对话。

爆豪虽然和他们同一年龄,但无论什么时候他永远都是一个人。绿谷在食堂吃饭时偶尔会见到爆豪,但也只是“见到”而已,因为他从来没有和爆豪胜己说过一句话。

爆豪有一头耀眼的淡金色的发。他的头发刺刺的,绿谷猜那手感摸起来一定算不上多好。爆豪的眼睛是红色的,配上不悦的表情即使是初中生也凌厉得吓人。

那个人的性格就如同他的名字一样,就算是离谱的四舍五入也沾不到“好相处”的边。据说是爆豪以前得罪过一个人缘比较好的孩子,然后就被那个人在背后闲言碎语。而爆豪这个人又怪得很,丝毫没有解释什么的意思。谣言传的很快,久而久之,大家就疏远他了。

想到这里,他才发现他对爆豪胜己的理解只有“听说”而已。

他其实很想跟爆豪这个人做朋友。
不知道为什么,反正他看见爆豪单薄而倔强的背影就觉得很难受,他的直觉感受到爆豪的心情不好,他不喜欢这样。

“呼......”绿谷侧过身,微微眯起了眼睛,喃喃着。“你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呢?”

.

第二天的规划活动依然是运动,学习和吃饭。每天的日常单调得可怕。

绿谷的学校巨大无比,即使在这里生活了将近十年,他还是没有把这所校园逛遍。但若是说是“学校”的话,又显得很牵强。

因为他从来没有看见过学校外面的世界。

微润的晚风佛过面颊,顺着风看过去,入眼的是大片被夕阳染成紫红色的云彩,边缘处还有金色的镶边。意料之中的,并没有看见落日,低处的云彩再往下仍是那一成不变的高墙,将瑰丽的晚霞骤然割裂。阻止绿谷的视线,同时也阻止的绿谷到高墙之外的脚步。

温室的花朵固然美丽,可它偶尔也会向往外面的世界。
——更何况这里根本就不是什么温室。这里有着严格的时间安排和检查,清晨五点半就有广播将会将所有人全部叫醒并且清点人数然后进行拉练,过后集体去用餐。

在上午八点将会开始今天一天的学习。 然后是用餐时间和一个小时的午间休息,也将会按照这里奇特的惯例清点人数。

绿谷曾经想着用午间休息的时候溜到墙那边去,但事实上稍微计算一下就会发现学校时间安排的非常精妙。 就算有个性优势的人用百米冲刺的速度从食堂快跑到离那儿最近的墙也需要最少五十分钟,更不用说没有人能用那种速度跑上那么久。这曾让绿谷失望过好久。

午休过后依旧是先清点人数,下午的课程是体能训练,每个人都不一样但是几乎都是个人的极限。值得庆幸的是还会有一个恢复项目来缓解超负荷运动所带来的疲倦。

.

“今天的测试项目请五人组队进行训练。”

老师这样说着,在本子上写写画画着。然后他抬起头:“自行组队吧,一周后完成找我汇报成绩。”

老师的话音刚落,立即已经有三三两两的人聚集到一起。绿谷他们也不例外,马上上鸣和切岛就找到了他:“呦!绿谷,一起吧?”

轰自然的靠过来,五人组马上就集齐了四人。绿谷搔了骚脸颊:“那么还差一个人?大家有什么人选......”

“唉?不要吧......听说他的性格超臭的,不是还跟高中生打架了吗,爆豪胜己。”

不远处窃窃私语的声音传了过来,绿谷话音一停,要说的话一下子卡在了喉咙里。

可那边的交谈声却没有停下:“对啊,还擅自乱用个性。要是不小心还有可能被他误伤啊。”

绿谷的心一下子揪起来,他下意识的回过头寻找爆豪的位置。爆豪虽然性格孤僻,却还在这个小群体里。这样暴露的谈话声他肯定都悉数听见了。

果然,在不远处的爆豪身形顿了顿,没有任何言语的转过了身。

绿谷的心脏猛得抽痛了一下。

“绿谷......?”望着看向别处呆愣着的绿谷,切岛试探性的叫了一声。

绿谷没有回他的话,却是咬了咬牙冲向爆豪那一边。
“等等!”两三步跑过去拉住了正要离开的爆豪,绿谷抬起头来:“你要不要跟我们一组呢?我是说,我们正好缺了一个人......”

“......哈?”爆豪缓缓回头,绿谷等待着这令人窒息的回答,咽了咽口水。

“收起你恶心的表情,老子才不需要你垃圾一样的怜悯。”

爆豪侧过头来,猩红的眸子透露着凶狠与不屑。刺眼的阳光笼罩在他鸽子血一样的瞳孔上,更添了一分狠利。

绿谷被他的眼神震慑得一颤,不知觉的手一松,被爆豪轻易地挣开了。

绿谷就这样愣愣地看着爆豪的离开,不知不觉又看了眼自己的手。

“你没事吧!绿谷!”
“他没骂你吧......你们刚刚的气氛好吓人!”

上鸣和切岛赶紧从后面跟过来,连轰都上下打量了绿谷有没有事。回应着朋友们的询问,绿谷挠了挠头勉强答到“没事”。

.

即使爆豪刚刚是那样强硬的态度,但绿谷还是看见了爆豪眼眶是红的。

.

“喂,绿谷,你可是愣了这么久一点东西都没有吃啊?”

脑海里总是一遍一遍的回放着爆豪的表情与动作,绿谷被提醒后才反应过来:“啊,哦,抱歉。”

轰沉默的看着绿谷的动作,放下筷子:“是刚刚爆豪跟你说什么过分的话了吗。”

“没没没没有啊!”绿谷马上否认,相处十年的舍友,轰的性格他还算是了解的。估计如果他说下一声“是”,轰就立马找上人家门前讨说法了。“呃......还是谢谢轰君了。”

这位讲义气而直率过头的少年,如果不是相处时间长的话,恐怕还真被他冷淡的外表蒙蔽了双眼。

这样说的话,会不会爆豪也是这种人呢。

绿谷机械式的嚼着米饭,上鸣和切岛热火朝天的聊天一个字都没进脑子里去。差不多吃完了,他跟大家歉意地说了声“我饱了,就先走了。”便离开了食堂。

【“收起你恶心的表情,老子才不需要你垃圾一样的怜悯。”】

绿谷垂下眼帘,呼出一口气,“我是不是做错了......”

他来到几乎没怎么有人的学校后院,那里是离着校外最近的地方,却满是通电锋利的栏杆。这里离他们平常待的区域很远,绿谷打算随便逛逛。“或许我应该去道歉。”他小声着,琢磨着怎么找到爆豪。

.

没想到非常巧的,绿谷在后院碰见了爆豪。

准确的说是绿谷看见爆豪的第一秒就马上把自己隐蔽到墙壁背后。他太紧张了。

“怎么办怎么在这里碰见他了我该不该上去打招呼不对是不是该先道歉啊啊啊我该怎么办才好他是不是不喜欢见到我肯定讨厌我吧或者连对我的印象也没有......”

他独自嘟囔了好久,然后还做了几次深呼吸。他悄悄扒在墙壁上看向爆豪,爆豪远远地背对着他,微风把他的衣服吹起又落下。

阳光倾洒在他的身上。爆豪握紧了拳头,然后从喉咙里发出了朦胧的压抑声。像是在竭力忍耐着什么一样,他的全身都吱嘎吱嘎的颤抖着,绿谷睁大了眼睛,明明距离如此之远,他也能从背影读出爆豪此时的痛苦。

最后他大声嘶吼了出来。

——那是怎样的一种声音。
无奈的、无法喘息的、痛恨的、不可控的、疯狂的——所有情绪都杂糅在了一起,那些人类所不能承受的感情只能借此渠道全部宣泄出来。

什么语言也没有,就像是丧失了最基本的语言能力,卡在喉咙里的话语全被咬碎了化作声嘶力竭的吼叫。

那是从心灵深处发出的震颤。

.

绿谷没有再待下去,他的心情乱得要命。他早早的就回到了宿舍,八点左右就躺到了床上。上鸣他们担心的问他是不是病了,绿谷只是说有点困。

面朝墙壁的绿谷攥紧了胸口的衣服。他一想到爆豪刚刚痛苦的模样,心脏就很难受。但他又控制不住的去想他。

——那样放着爆豪的话不行。

潜意识这样告诉着绿谷,绿谷垂着头,将自己埋进了被窝中。

爆豪太久没有朋友了,他不懂得如何交朋友,如何发泄自己的心情。他被误解,又自尊心强得惊人。他越是不屑解释,被人误解得就越深,心里就越孤独。再怎么说,他们也都只是十岁的孩子。

绿谷闭上了眼睛。随即睁开眼睛的时候,那里便是一片清明。

如果爆豪没有朋友的话,那么我去成为他的朋友就好了。

十岁孩子的思想是如此简单,单纯得吓人。

绿谷注视着今天被甩开的右手,如果一次不行的话,就两次。两次不行就三次。若是我不放手的话,爆豪总有一天会成为大家的朋友的。

想开了的绿谷就像是解决了个世纪难题,心里也没什么心事了。他坚定的握了握拳:“一定可以的!加油!绿谷出久!”

tbc.

开了一篇似乎是要写成中长篇的胜出作。走向和文风都和我平常的比较不一样,写起来很有趣!
中间一段由我的傻闺女亲情制作!(。ò ∀ ó。)

【现在可以公开的信息有——

学校严禁使用个性,却有专门的一堂课测试个性,当然是从四岁后开启。】

评论(5)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