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点哒哒哒哒

最近厨小英雄厨疯了(。
cp只吃绿谷受主轰出次胜出(其实我也没那么杂食是吧星星眼)

【轰出】所谓结婚以后的人都是零智商

★提前赶上了轰出日,鼓掌
★轰出同居,甜暖向,可放心食用www
★源酱小天使对我的打CALL太猛烈了,这么晚才写出来真的抱歉......!!!这份微不足道的爱礼请收下吧!
★虽然我觉得天使大概已经忘了这码事了
★OOC注意!

1.

.

“轰君,该起床了——”

“唔……”床上团成寿司卷的不明物体动了动,发出了朦胧带着鼻音的咕噜声,“就一小会儿……”

“这句话五分钟前你已经说过了。”绿谷无奈的叹了口气,轻轻的拍打着这团被子。“你可以再睡一小会,但你能不能把我先松开啊?”

没错,绿谷的腰上牢牢的缠着轰的两只手,不管绿谷怎么扒都扒不下来。早上的轰意外的爱撒娇,什么话也听不进去。
大概是起床气的缘故?

轰却将绿谷抱得更紧,随即深吸了一口气。“……不能。”

“……你再不起来的话早饭就做不了了轰君。”绿谷见那人没反应,又叫了一声。“轰——君——”

“……叫名字。”

绿谷哭笑不得,轻轻掀开轰蒙在头上的被子在他的额头上吻了吻。“好吧,焦冻。”

轰眨了眨眼睛,露出了平时柔顺现在却都被他睡得乱七八糟的发丝。“......早安。”

总是收到了早安吻才肯道早上好的轰君,孩子气得可爱。
绿谷忍不住想笑,日常反差太大的恋人总是能让他一天比一天更喜欢轰。

.

“轰君,能帮忙拿一下鸡蛋吗?”

坐在餐桌上看着绿谷发呆的轰顿了顿,“嗯”了一声,转身走向冰箱。“几颗?”

“两个就够啦。”绿谷接过轰递过来的鸡蛋,“然后轰君帮忙榨一下果汁吧,苹果和草莓都已经切好块放在榨汁机前,放进去按一下开关就好。”

轰点了点头,由于轰对于家务不怎么擅长,(本来以为只是以前做的少,结果没想到可能是基因问题还是水土不服,轰对家务一窍不通)做饭洗碗之类的事一开始一直都是绿谷着手负责的,轰只能做用吸尘器扫地的这种傻白甜的活。
轰总是很愧疚的将头埋在绿谷的肩窝里,“对不起,我也很想帮忙。”

绿谷笑着拍拍这只大猫咪:“没关系的啦!熟能生巧,轰君多练习几次总会成功的!”

然后终于在某一天,轰拉住了绿谷的手:“绿谷,你以后不用洗碗了。”

终于学会了吗轰君......!!!

正当绿谷高兴得有种“我家焦冻初长成”的成就感时,轰将洗碗机搬了过来。“我买了这个。”

绿谷:“.........”
绿谷:“轰君.....................算了。”

.

想起以前和轰君的事,不知道为什么,无论好坏,总会有满满的幸福感呢。
因为这些都是他们一起走过来的。

绿谷将煎上鸡蛋的面包片盛出来,“果汁好了吗,轰君?”

“......机器好像坏了。”

“?”绿谷探出头来,“我来看看。”

然后他发现了一个带着冰碴子和烧焦痕迹的榨汁机。

轰似乎很是不解:“我按了开关,他没有反应。我以为它过热导致开机不了,就给它降温,然后可能稍微有点降过头了,就给它加了加热......”

绿谷无言的观察现场两秒钟。
绿谷:“......轰君,你电源忘记插插头了。”

轰一愣:“榨汁机不是无线的吗?”

.

于是两个人踏上了前往采购榨汁机的路程。绿谷觉得自己有必要表现的生气一些,于是平时都是话题开头者的他选择了一路沉默。

“......总觉得很抱歉。”
路上轰自觉地低下头对绿谷这样说。

天呐,他最受不了自家恋人垂着头认错的可怜样子了,简直像个针一样一下把他攒好的气全插漏了。
绿谷好几次试图板起脸来,但还是失败了。最后他叹口气,苦笑着对轰说:“轰君,我觉得你应该多看看家具的说明书。”

轰抬起头眨了眨眼,失落的表情一扫而空:“我会的,出久。”

绿谷愣了一下,这才意识到自己被骗了:“你真是......轰君!!!”

“嗯,我在。”
“......”接受到恋人认真的视线十秒后,绿谷成功从主动到被动,最后红着脸转过了头。

完全被吃得死死的啊,绿谷出久。

“怎么了绿谷,哪里不舒服吗?”明知故问的轰勾起唇角,稍稍垂头贴近绿谷。

“没没没没没!等等你先别看我!别别别!”
“脸好红啊,发烧了吗?”
“......轰君啊啊啊!”

行人A:......他俩是刚相恋一天吗?
行人B:那里的粉红泡泡怎么回事......
行人C:【戴上墨镜】

警察叔叔默默打开手机:
【有英雄情侣在公共场所伤风败俗,身为警察该不该管管,在线等,有点急】

.

“请问卖无线榨汁机的地方在哪里?”
“......真的没有卖那种东西的地方,轰君。”

2.

轰在家里很喜欢叫绿谷“出久”。

三个音节顺其自然的脱口而出,然后他家恋人就会很听话的转过头来,发出一声模糊不清地“嗯?”来询问他做什么。

这时候他就会一声不吭地抱住绿谷,无论多少次绿谷都会先僵住,接着下意识的分析轰是不是做错什么事犯什么委屈了,一会儿后才能发现轰只是普通的撒娇。

绿谷红着脸思索了一会,还是缓缓一下一下地拍着轰:“......轰君。”

“嗯?”
“......只准趴一刻钟。一会叫你。”
“二十分钟。”
“我还要去买欧尔麦特绝版周边!好不容易发现的!”
“......一个小时。”

“......那是我的偶像,轰君。”
“......”
“焦冻。”
“嗯。”
“能通融一下吗。”

轰睁开眼睛看着绿谷。

绿谷:“......”
绿谷:“【叹气】一个小时。”

好不容易任性一下的恋人需要好好珍惜。

对不起了,欧尔麦特!!......下次如果发现你的周边的话,我一定,一定会买双份的!
绿谷如此祷告,虽然谁也不知道他在祷告什么。

结果两个人窝在一起睡到天黑。

“......没时间做饭了。”“......嗯。”

.

于是两位大英雄在节假日的晚上一起享用了豪华的方便面套餐。

.

众所周知的是绿谷有一头可爱的卷发。这让他本来就显小的娃娃脸更加的童稚。加上脸上的点点雀斑——被认错年纪是常有的事。

这可让绿谷好不困扰。

“人偶,你有女朋友了吗?”同一事物所的前辈有一次不经意的问起来。
“......呃,我已经结婚七年了哦。”
“??!你20到了吗?几岁结的婚?”
“......前辈,我28了。”

说着绿谷举起无名指上不起眼的银戒指,“安德瓦事务所的英雄焦冻,你知道的。”
“......我还以为他每天接你腻腻歪歪的是对你有意思想追你......没想到早就已经追到手了......”
“......轰君那是顺路捎我回家啊!”
“脸红了,啧啧啧,青春。”
“......我28了!!!”

.

“我想变一变发型。”绿谷回家这样道。
“像轰君一样的发型就好。”

然后洗了六遍头的绿谷绝望的发现发质是无法改变的。

.

3.

【属于英雄们的厮杀!谁会是最终的胜者呢?】

轰和绿谷站在了游戏店的橱窗前。

.

“做的很生动啊......”绿谷看着屏幕前自己模样的小人,操纵着游戏杆来回移动。试着放了个SMASH,果然效果做的也十分酷炫。

轰沉默的移动着自己的人物放了个大招,冰壁和火焰的结合看起来很好看,但实际一起输出只会形成水蒸气。“......不是很切实际。”

“哈哈哈毕竟是游戏嘛。”绿谷翻了翻自己的技能表。“还特意为我的各种招式取了名字......制作人还是蛮有心的。”

轰学着绿谷的样子调了自己的技能表。结果赫然横列的技能让他一瞬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霹雳烈焰】
【寒酷冰霜冻结】
【冰与火之歌】
【复仇的烈焰】

“......”

绿谷:“......噗。”
轰:“不准笑,憋住。”

.

两个人在一起用游戏进行了一段前所未有的厮杀。

“轰君......既然如此,让我来终极这一切吧!”
“绿谷,唯独这一点我是不会退让的。”

两个人对视一眼一起放了招,两个小人纷纷倒地,游戏声效震撼,发出了巨大的“轰隆”一声。

游戏对话框的字幕。
【人偶:大家......对不起......我没能保护好......】
【焦冻:可恶......我还是......】

【GAME OVER】

绿谷堪堪放下游戏机,“不错的游戏,好久不玩现在玩的话有一种神奇的感觉。”

“嗯。”轰点点头,“一会帮我个忙。”

“?”

.

轰将自己调制成了角色人偶,给绿谷设置成了角色爆杀卿。

“你就站在那里别动。”

然后将爆杀卿毫不留情的打死。

【爆杀卿:老子才不会输......怎么可能被你这个废物给......!!】
【人偶:对不起,这是为了保护大家。】

爆杀卿小人一瘸一拐地栽倒在地上,咬牙切齿道。然后画面一灰,单方面的殴打结束。

“感觉跟反派一样呢,爆豪。”
“有点......不对,不要拿同伴胡乱玩啊轰君!”

END。

卡了超久!so sad!

评论(5)

热度(2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