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点哒哒哒哒

最近厨小英雄厨疯了(。
cp只吃绿谷受主轰出次胜出(其实我也没那么杂食是吧星星眼)

【轰出】论捡回来个男友的可能性(007-009)

★年上攻注意!
★20岁上班族轰x10岁小学生久
★前文请戳我头像进主页
★感谢大家的每一个点赞推荐和评论!因为语死早所以不知该如何回复……不过每一条评论我都仔细看过了!再次感谢!

007.

虽然买衣服的途中出了点小误会,但总归来说结果还是好的。

轰的语言交际能力其实并不在行,说话还不如闭嘴,在事情越描越黑后,服务生当机立断地报了警。

轰焦冻:???

幸运的是,接通电话的警、察——非常巧,正是那位和轰对过话的那个。(详见001)他听过了当事人的名字后还吃了一惊,但明白事故的始末后立刻了然。在他与服务生交流一番后,轰在服务生怀疑的目光下接过了手机。

“你们串通好的?他认识你。”这是把懵懵的绿谷护在身后的服务生。

“……没有。”这是百口莫辩的轰焦冻。

“……是轰先生吗?”
电话里是那个警、察的声音,轰皱了皱眉。说实话,他对这个警、察的印象真的不算好,毕竟在他看来把一个小孩子扔在走廊里真不是个人该干的事。

但他还是回道:“没错,我是。”

“那么轰先生……那个,上次的事情,我们道歉。我们反思了一下,确实是我们的考虑不周。”警、察犹豫地道着歉,似乎在斟酌措辞。“您说的对,我们办事是太公式化了,谢谢您指出我们的错误。”

“一直没有时间和您沟通……上次您领走绿谷出久以后,您决议要领养绿谷出久吗?”

轰沉默了许久。

“我还没有领养他吗?”他问。

.

“噗哈哈哈哈哈你竟然连领养要办理手续都不知道你是多没有常识啊大少爷wwwwww”

得知事情的经过,上鸣笑得一口咖啡吐了出来,他身旁的八百万嫌弃的侧了侧身子。

“嗯,所以我找你们来请教。”轰。

“哇啊竟然毫不脸红地承认了!”

八百万无奈地瞅了一眼抽风的上鸣,然后对轰说道:“我没有领养过孩子不知道具体程序,但是有关的一些知识还是略懂的,也许可以帮到你。”

轰点了点头。“嗯,那就拜托了。”

“话说,那种东西你上网查不久好了吗?为什么要来问我们啊?”上鸣。

“八百万比较可靠。你的话是通知失误,抱歉。”轰。

“谢谢了呢。”八百万。

“喂不要为这件事抱歉啊?!不对你叫我来单纯是为了找乐子的吧?!”

“啊,被发现了。”x2

“不要承认啊——!!!”

“对了,把出久一个人放在家里没问题吗?”再次无视了上鸣的八百万。

“嗯,我给他了电视的遥控器。电视看累了书房里有书。饿了的话桌子上有三明治,渴了的话冰箱里有牛奶。已经跟他说过了。”再次无视了上鸣的轰。

“你是公司的老板,平时需要上班的吧?你总不能老把出久扔在家里吧。”

轰喝咖啡的手顿了顿。“……啊,正在联系保姆和家教……”

“榆木脑袋……你真以为出久是你小时候啊……”八百万叹了口气,指着轰说教道,“听好了大少爷,出久的情况和你的不一样。你小时候读私塾是出于特别原因,他上小学就行了。”

轰一愣。

对哦,好像还有小学这一说。

↑来自从来没上过小学缺少常识的贵族大少爷轰焦冻。

上鸣电气:喂我只是摆设而已吗?!

008.

“绿谷,我想跟你商量件事。”

轰回来的时候绿谷正乖巧地坐在沙发上看着诗文集。轰觉得绿谷感兴趣单纯只是因为里面有一些插图罢了。

“唉,你会识字吗?”

绿谷扬起涨红的脸,露出个大大的微笑:“轰,欢迎回家!我会识字哦!”

“哦、哦……”突然之间怎么了?
被绿谷的大动静吓了一小下,轰呆呆地应着。

“我来帮您把衣服换下来吧!”绿谷放下书跑过来踮起脚来想要够轰的上衣,轰见状赶紧蹲了下来,好让绿谷的视线能与他齐平。

“……怎么了?为什么要帮我换衣服?”在绿谷嘿咻嘿咻地帮忙把大衣脱下来后,一直维持下蹲姿势的轰其实也累个够呛,他一屁股坐到柔软的沙发上。

“电视里的!这样似乎能让轰对我有好感!”绿谷这在竭力把大衣挂到衣架上,但这对他来说简直是痴人说梦,他连衣勾的边都够不着。

“我来吧。”轰接过了大衣,“你看的是什么东西?”

“唉多……好像叫什么《玛丽苏的全能妻子计划》……?”

轰全身一颤。

“啊!女主做完这些事以后还被男主亲亲了呢!”绿谷说完以后抬起头,用亮闪闪的眼睛望向轰。

“……”轰感觉自己要被闪瞎了。

他这是在撒娇吗……?

好吧,难得的第一次撒娇要把握机会。轰无奈地挠了挠头,然后弯下身凑近了绿谷掀起他的刘海,轻轻地在他额头上落下了一吻。
“谢谢了,绿谷。”

绿谷脸红红的,傻笑着摸了摸额头。“……嗯。”

“唉不对……!男主亲的是女主的嘴巴!”后知后觉的绿谷。

“……那种东西你以后还是少看吧。”

最后轰完全把正事忘掉了。

.

之后轰给绿谷进行了严肃的思想教育。

“听好了,嘴唇是非常重要的地方。一般只有恋人表达爱意的时候才会亲吻嘴唇。恋人对互相的感情是喜欢,只有对喜欢的人才能亲……前提是她同意的情况下。”

“唔……可是我也喜欢轰啊……”委屈的绿谷睁大了眼睛。

轰扶额。“……你的喜欢和恋人之间的喜欢是两种感情。”

绿谷眨巴眨巴眼,“为什么?”

这怎么跟小孩子解释……
轰没辙了,他干脆打算转移话题。“……晚饭想吃什么?”

他显然低估了孩子的执着性。“都好!呐轰,为什么啊?”

“饮料想喝什么?牛奶行吗?”
“好!为什么是两种感情啊?”

“番茄酱要吗?”
“要!为什么不一样呢?”

最后轰实在忍受不了了,他拍拍绿谷的头。“……你长大就会明白了。”

“可是……”
“没有可是。再问的话晚上不准看欧尔麦特。”

绿谷马上就噤声了。

009.

“我不能和轰一起睡了吗?”绿谷垂着头抱着枕头,样子尽是可怜。

刚洗完澡的轰正在擦着头发,他瞅过来。“嗯……不是给你买好床了吗?”

“可是我还是想和轰一起……”

想起第一天早晨起床的惨剧,(详见005)轰义正言辞地拒绝了。

“为了你(的安全问题)着想,还是算了吧。”

“唔……”绿谷小幅度地点点头,便往轰收拾的客房里走去。

轰觉得自己一天叹了不少气,已经快要晋级成一个老头子了。在某些方面绿谷还真是吓人的固执。

十分钟以后。

绿谷把着轰房间的门框:“……真的不行吗?”

轰揉了揉眉角。“……过来吧。”

绿谷闻言开心得笑成一朵花,登登登地小跑到轰的身边。“谢谢轰!最喜欢你了!”

“啊啊,那还真是谢谢你了。”

拍着绿谷舒服的小脑袋,轰想着。

看来那个床是白买了。

.

“晚安。”“晚安!轰!”

绿谷迫不及待地在轰的脸上重重地“啵”了一口,轰的大脑瞬间短路。

“电视里学到的!”绿谷丝毫没察觉到轰的不对劲,一脸“快夸奖我的表情”。

“……你就是为了这件事(过来和我一起睡的)?”

“嗯!是晚安吻哦!”

轰的耳朵泛着红,这种心脏在鲜活跳动,身体暖洋洋的感觉他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了。

“是晚安吻呦,轰。”

母亲温柔的声音仿佛就在耳边。

真的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像家一样。

他缓缓搂住了绿谷,对这个小小的孩子说出了今天第二句道谢的话。
“……谢谢你,绿谷。”

得到了想要的回答,绿谷羞涩地笑着:“不客气啦。”

轰勾起了唇角,也亲了亲绿谷的脸颊。“这是回礼。”

今天的轰焦冻没有睡姿差了,他抱着出久没有动过,一直到天明。

tbc.

小剧场

“我不想剪头发……”

“不行,你想再被认成女孩子吗?”

“……明明轰的头发比我还长!我的头发起码是炸炸的!轰的头发是直直的!”

“……”无法反驳。

最后轰和绿谷一起剪了头发。

评论(11)

热度(2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