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点哒哒哒哒

最近厨小英雄厨疯了(。
cp只吃绿谷受主轰出次胜出(其实我也没那么杂食是吧星星眼)

【轰出】论捡回来个男友的可能性(004-006)

★年上轰出注意!
★20岁上班族轰x10岁小学生久
★抱歉手机无法上链接……所以想看上篇请戳我头像啦!

004.

绿谷出久的泪腺真的很发达。

这是轰焦冻把绿谷抱回家后三个小时的第一个想法。

这三个小时里绿谷一直埋在他的怀里,甚至连抬头喘个气都没有。轰觉得自己过不了多久就要起痱子了。
最主要的是他想把绿谷抱下来,不过他一动弹绿谷就往他的身上蹭,就像树袋熊找到了心仪的木杆一样,完全拿不下来。

轰.木杆.焦冻:“……”
我能怎么样,我也很绝望啊。

“那个,绿谷,你能先下来吗……”
无法行动还在饿肚子的轰焦冻只能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但经过多次尝试却发现始终够不到遥控器后,他终于说话了。

“唔嗯……”绿谷揉了揉眼睛,轰这才看清他的脸。“大哥哥……早上好?”

现在已经是晚上了吧!不对,原来你刚刚在我身上呆那么久是因为睡着了啊!
莫名的挫败感令轰感到无奈,他扶额。“……你能先下来吗?我的腿,被你压麻了。”

“啊!对不起!”绿谷的脸色一红,马上从轰的身上跳下来。“抱歉抱歉!没事吧!”

“只是麻了而已,没关系的。”轰眨了眨眼睛。“……我还没有吃晚饭,你要吃一些吗?”

“我……我的话就不用了!刚刚吃了一些面包……”

“那点哪够,你应该吃更营养的东西。”轰不赞同的皱眉。“你不必跟我客气的。”

绿谷怔了一下,又红了脸颊。低着头攥着衣角,声音细若蚊丝:“……是。”

这孩子还很容易脸红啊。

轰摸了摸下巴,这时候该怎么做呢?他一点经验也没有,对照顾孩子很苦手啊。

于是他思考了几秒,然后面无表情地拍了拍绿谷的头,柔软的触感让他忍不住又摸了几把:“……嗯,那我就放心了。”

绿谷的脸更红了:“是……是!我会努力的!”

总觉得事情变得比较奇怪了呢。

.

绿谷来了不久,轰四面的邻居也都听说了“那个一直摆着【别靠近我我讨厌小孩】的死人脸家里竟然出现了个孩子是私生子吗都这么大了”的传闻,和轰关系不错的几个朋友都找到家门里来拜访。

“呜哇那个面瘫轰竟然把一个孩子带回家了?真的不会把小孩吓死吗?”上鸣凑近了绿谷,一脸看到了世界奇观的样子。

绿谷头一次感受到这么热烈的视线,他紧张的缩在了轰的身后。“轰……有怪人。”

在第一次与绿谷共度晚餐时轰纠正了绿谷的称呼。“直接叫我的名字就行了。”轰焦冻说。
“那么……轰哥哥?”
“太长了。”
“嗯……轰君?”
“对我不需要用敬称。直接叫我焦冻吧。”
“不行的啦……那样太不礼貌了……轰,我就叫你轰吧。”

望着绿谷再次羞红的脸,轰不知道为什么内心闪过了一丝“可惜了”的情绪。

“没错,他就是个怪人。所以不要管他。”

“喂喂轰焦冻你好过分啊!说好的朋友爱呢?”上鸣。

“绿谷,帮我把第二层书柜的第七本书拿过来。谢谢了。”“唔,好的。”

“不要无视我啊喂!!!”

“不过……你们才认识了两天不是吗?但你们看起来好像相处了很久的样子呢。感觉你们的气氛很和谐啊。”八百万没有理会上鸣的悲鸣,她望着轰出二人的互动发出此等感叹。

“嗯,大概是绿谷很听话的原因吧。”
“……谢谢!我会继续努力的!”

轰看着绿谷泛红的脸颊勾了勾唇角,抿了一口茶。“嗯。”

八百万、上鸣:“……”

似乎是很享受呢,轰他。
哇啊,警、察叔叔,这里有个恋童癖。

005.

如何解决两人睡觉的位置,这是个问题。

轰的家对于他自己一个人来说很大,两室一厅,装下一个他的生活起居绰绰有余。但如果加上一个绿谷出久的话,可能还是比较困难的。

因为绿谷没有地方睡觉。

客房里因为没人住的原因早就堆满了杂物,而且他的家里也只有一张床。也就是说,他要和绿谷睡在一起。

“我没问题的!不不,倒不如说我能和轰睡很荣幸!”绿谷抱着几乎和他等身大的枕头,尽力表达出不用麻烦的意思。

“不用那么夸张。”
既然当事人都没意见了,那就两个人一起睡吧。

轰给绿谷换上自己的衬衫,长长的衣摆一直延伸到绿谷的膝盖。因为太晚了两个人都没有洗澡,明早洗吧。轰如此打算着,然后关了灯。

“晚安。”“嗯……嗯,晚安,轰。”

绿谷把头靠在自己的肩膀上,像小猫一样拱了拱。轰只觉得自己的心脏一颤。

人形武器么他是……?!

↑从此以后,轰焦冻的准爸爸生涯就开始了(x

事实证明他们还是太嫩了。

在凌晨3点时轰从地板上醒来,然后发现了被自己的腿压得一脸痛苦的绿谷。怀着愧疚的心情替绿谷理好了被子,轰乖乖的去睡沙发了。

得再买一个床。
躺在硬邦邦的沙发上的轰如此是想。

.

“我昨天晚上梦见吃人的怪兽来袭击了!房子都砰砰地塌了!几个柱子都砸到我了,好重的!不过最后欧尔麦特来了喔!他又救了大家!”

吃着早饭的绿谷的眼睛bikabika地闪着,用着夸张的动作描述着昨晚梦里的惊心动魄。轰一边替绿谷割好盘子里的煎鸡蛋一边听着,再次肯定了要买一个床的决定。

#睡姿差的轰总表示十分委屈#

.

给小孩子洗澡什么的,还是第一次。

轰调好了热水,把绿谷叫了过来。绿谷好像是很害羞的样子,脱、光后马上跑到浴缸泡在水里。脸红得像个苹果,半边脸都埋在水里吐泡泡。

轰拿着花洒替绿谷浇着头发。
真是内向呢,这孩子。明明都是男生。

“我、我自己来就好了!”绿谷拒绝了轰想要帮他洗头的想法,“轰就先出去吧!”

被赶出来的轰:“……”

……就是有点过于内向了。

006.

“我这三天发生了点事,公司里的事情就拜托你了。”轰给姐姐打着电话。他唯一联系的家人也就只有姐姐了——自从他离开那个家庭之后。

“唉?发生什么事了?没有关系吗?用不用我去帮忙?”

“不用。公司我暂时去不了,就这样。再见。”

“等等、等等!你真的不去见见爸爸吗?还有妈妈……虽然她不说,但我知道,她很担心你……”

“……没什么其他事情的话我就挂了。”
“啊轰……!”

“哔。”
轰面色如常地截断了通话,绿谷眨巴着眼睛瞅了过来。

“轰……?”
刚出浴的小绿谷没有衣服可以穿,轰干脆给他找了个白上衣套在身上。像绿谷睡觉时的睡衣一样,即使是轰最小号的衣服对绿谷来说还是太大了,穿在身上就像小裙子一样。绿谷一开始还不怎么愿意,不过当轰提到“欧尔麦特”时就马上闭嘴了。

轰焦冻瞥了眼绿谷。“没事,今天去买家具。”

绿谷小跑着凑过来,担忧地望着他。“轰你的心情不好吗?”

心情差到了连小孩子也能看出来吗?
轰无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脸,回复道:“嘛,还好。”

“可是轰看起来好悲伤的样子,好像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了……”

从“那一刻”开始,他就没有掉过眼泪了。准确的说,连情绪的起伏变化都很小。所以他不解地问:“我是不会哭的。不过你为什么这么说呢?”

“我也不知道,就是这样……认为的。”绿谷挠挠头道。

“好吧。”轰焦冻没有再纠结,他看看手上的表站起身。“走吧,去超市。”

.

在选完床、洗漱用品等生活日用品以后,轰拉着绿谷在服装店停住了脚步。

绿谷穿着身上的“白裙子”进了屋,店里的服务员走了过来。“呀,是个可爱的小妹妹呢!你想要什么衣服呢?姐姐可以帮你挑哦!”

绿谷一下子红了脸。“我不是……我是男孩子!”

“咦?那你为什么穿着裙子呀?”

“是……是轰给我的!”

服务员一愣,然后将视线转移到了绿谷身后的轰的身上。轰正注视着绿谷浓厚的绿发,确实头发是有点多了,都被认成女孩子了,该剪剪。

所以完全没有察觉到服务员“你这变态”的视线。

tbc.

小剧场

“啊轰看哦!是欧尔麦特!”

轰看向商店的架柜,闪亮亮的欧尔麦特人物玩具被整整齐齐地摆在了玻璃柜里。

绿谷看着那堆玩具,眼睛里似乎映着星星。

“……要来一个吗?”

“可、可以吗?”

轰在绿谷雀跃的表情下买下了欧尔麦特的玩具海报和手办。

轰总(掏金卡):孩子就是用来宠的。

ps:以后每次洗澡绿谷都会带着欧尔麦特的手办进浴室。

...

下章轰大概就能正式领养绿谷了!正式开启正剧日常!(进度好快)轰其实还是很有正义感的不是吗?www

评论(11)

热度(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