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点哒哒哒哒

最近厨小英雄厨疯了(。
cp只吃绿谷受主轰出次胜出(其实我也没那么杂食是吧星星眼)

【轰出】论捡回来个男友的可能性(001-003)

★想看年上轰出,嘤嘤嘤,没有于是自产粮
★20岁上班族轰x10岁小学生久
★轰没有犯罪!!!
★手机码字,慢更注意
★前期偏亲情向,后期爱情向

001.

轰焦冻是在回家的路上碰到在路边缩成小小一团的绿谷出久的。

他不是什么同情心泛滥的人,但那孩子可怜兮兮的抹着眼泪的样子实在让他的腿迈不起来。一想到这条道没多少人经过,轰就更走不动了。

他原地站了一会儿,然后踱步到那孩子的面前停下。察觉到眼前的大片阴影,哭成包子脸的孩子微微仰起头。

然后那孩子的身子一颤,似乎是吓了一跳。

大概是意识到了一副死人脸的模样确实讨不到孩子的喜欢,轰试图弯弯嘴角做出知心大哥哥的形象。

接着那孩子抖得更厉害了。他紧张得用手捂紧了嘴,但还是控制不住抽泣声的丝丝泄露。

“……”我的样子很像吃人的怪兽吗?

轰的嘴角抽了抽,最终还是恢复到了原样。他蹲下身子与那孩子的视线齐平。问到:“……你怎么了?”

小孩瘪了瘪嘴,还是忍住了眼泪。“妈妈说不能跟陌生人说话,不然会被欧尔麦特嫌弃的。”

欧尔麦特是最近很火的动画超级英雄,很受孩子们的喜爱。商店的橱窗、车站的站牌、影院的海报,处处都能见到欧尔麦特的身影。不过轰焦冻没有想到竟然能有人用这个来教育孩子罢了。

“好吧。”轰从善如流。“那么我问问题,你就点头或者摇头吧。这个欧尔麦特是不会嫌弃的吧?”

绿谷低下头仔细的想了想。“……好像不会。”

真好骗。幸亏我不是骗子。
轰如此想着。
“那就这么定吧。你是迷路了吗?”
点头。

“你的家长来了吗?”
点头。

“和家长走散了?”
点头。

“你知道他们的电话吗?”
点头。

“你有手机吗?”
摇头。

哦。这就简单了。不过要把号码从他的嘴里套出来恐怕还得费些功夫。
轰摸了摸下巴,慢悠悠的拿出了手机。

“那么现在把他们的电话号码告诉我吧。”“可是妈妈告诉我……”

“你现在迷路了,你想回家吧?”
“嗯!”
“但是你没有办法回家。”
“嗯……”
“你得找人来帮你。”
“嗯……”
轰晃了晃手里的手机。“我能帮你。”
“唔……”

号码套出来了。

轰焦冻看着睁大了眼睛拉着他衣角不放手一脸期待的小孩就忍不住想叹气。这小孩真的不是被拐走的?才认识五分钟不到的人就这么亲真的好吗?

不过现在是时候联系他的家长了,送走他的同时再顺便好心告诫他的家长要提高孩子的自我保护意识。

可拨出的号码却出乎了他的意料。
“您所拨的号码为空号……”

轰愣住了。他转头问那孩子:“……你没有背错吗?”

“没有!我记得很清楚!妈妈告诉我的第一遍我就背过了!”带着点点雀斑的小脸红扑扑的,他又拽了拽轰的衣角,“呐呐大哥哥,妈妈是怎么说的?”

轰无言的盯着那个小孩。不像是在撒谎。一个荒谬的想法在他的脑内慢慢成型。

“你……不,你们是出来旅行的吗?”

“嗯?大哥哥怎么知道的?”小孩的脸上满是疑惑,但下一秒便又挂上了兴奋的神色。“我们坐了好久好久的大飞机才到这里的!哇,大哥哥你是有超能力吗?就是像欧尔麦特的那种?”

没错了。轰看着兴高采烈的孩子,心情却跌落到了谷底。他感觉喉咙有点干涩。

这个孩子……被遗弃了。

002.

警、察局里的气氛压抑,轰做完口供以后又看了一眼门外的那个孩子。他叫绿谷出久,是个孤儿,根本没有什么他所说的妈妈。在八年前也就是绿谷两岁的时候在福利院失踪,大概他口中的妈妈是个人贩子。虽然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被丢下,但八成绿谷是没可能再回去的了。

走廊里没多少人,绿谷独自坐在公共椅上啃着买来的干巴巴的面包,眼睛还泛着点点红色。

“你骗人!妈妈才不会不要我!”

在轰犹豫之下对那孩子说出残忍的真相时,小小的绿谷不可置信的哭喊着。“妈妈她……她才不会不要我……呜呜……”

轰有些无措,但又无可奈何。确实,这可能对绿谷的打击比较大,不过长痛不如短痛,早得知真相总比被瞒在鼓里的好。

他将绿谷带到了警、局,希望这件事能解决。调查结果果然和轰料想的差不多,不过他没有丁点解脱的感觉。

“谢谢您轰先生,我们会尽快把他送到就近的孤儿院的。”警、察的语气如常,形式化的回复道。“你可以走了。”

“等等,尽快?你是说这事不能现在解决?”轰皱起了眉毛,他感到这些人简直不可理喻。“这孩子睡哪?”

“呃……也许我们有个毯子给他。”

“你们是打算把这个才10岁的孩子放在走廊里,一晚吗?”平时轰是不易动怒的,不过他目前只觉得心里烧着一把火。“他的死活你们不负责任吗?”

“……先生,我们不是慈善家。”警、察尴尬的提提嘴角,然后劝道。“世界少一个人不会停止转动……这也是那孩子的命运,不是吗?”

轰听了这话只想爆粗口,他站起身发出的巨大声响把那个警、察吓得一抖。

“……这孩子我带走。”

他听见自己说。

003.

“……大哥哥?我真的回不去了吗?”

绿谷被动的拉着走,他轻声问着。

“……嗯。”
轰应了一声。“……不过你可以暂时和我住在一起。”

“可是,妈妈……”“那个人不是你妈妈。你还是忘了她比较好。”

绿谷低着头,抽了抽鼻子。

“你哭了?”
“……没有,妈妈……嗯,哭鼻子的男孩会被欧尔麦特嘲笑的。”

“可是我刚刚见到你的时候你就在哭。”
“我没有!”绿谷抬起头似乎想要怒视轰,却因为哭肿的眼睛显得软绵绵的。“我没有……呜,哭!”

逞强的绿谷让轰感到既好笑又心疼,他将绿谷一个横抱揽在了怀里。

“英雄是不能哭的……所以我不能……呜,哭!”绿谷趴着轰的肩膀上,小小的手把轰的上衣都抓皱了,声音一颤一颤的。

“……我觉得不对。英雄到了伤心处的话,也是会掉眼泪的。”轰一边走一边说。

“没有人没有眼泪。”

肩膀处一片湿润,轰生硬的拍了拍绿谷的背,他第一次照顾孩子,内心却不可避免的柔软起来。

啊啊,摊上了个大麻烦呢。

他抱着哭累了的绿谷,两人又走上了回家的路。

tbc.

呃啊可能有点ooc……不过年上真的很萌啊!!!软包子出久和轰总暖暖的日常想想就可爱!!!

故事的开头终于简单交代完了【喂,可以进入日常篇了嗯!日后可能会有大三角请注意避雷!【当然轰出结局,不过如果有的话小胜可能会很晚出场了!

最后爸爸们求评论啊啊啊!

评论(13)

热度(284)